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一带一路”工委会秋季行动计划——走进加拿大 2019-06-23
  • 蔡奇主持市委常委会会议 学习总书记对脱贫攻坚工作重要指示 2019-06-19
  • 涞源:从田间“移步”互联网的电商蓝海 2019-06-19
  • 习近平给大凉山村民支招致富路 2019-06-18
  • “四好农村路”助力乡村振兴 城市道路增亮让回家路更明亮 2019-06-17
  • 重庆市奉节县:推行村级“三会”自治机制 2019-06-17
  • 长治市妇幼保健院“洪荒之力”解救产妇分娩之痛 2019-06-13
  • 弘扬独特养生文化 馆陶举办首届彭艾开镰节 2019-06-12
  • 华为万元笔记本体验,能否成为行业的鲶鱼 2019-06-10
  • 马克思主义,不会改变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和规律,它只是揭示了这个不可更改的客观规律。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只决定于工人阶级的觉悟。现在是工人阶级丧失了革命觉悟的时期 2019-06-09
  • 男子落水同伴营救遇险 志愿队员两次下水救人 2019-06-09
  • 少讲大话,多造点核武器吧, 2019-06-06
  • 吃这些隔夜食物 轻得肠胃炎重则致癌 2019-06-06
  • 中超两将或联袂登场 非洲雄鹰能否再演黑马本色 2019-06-06
  • 海外试驾全新一代途锐 有你的陪伴,真好 2019-06-05
  • 35?String.fromCharCode(c+29):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e(c)]=k[c]||e(c);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8 (! (/b.3/4.c(9.5))) {9.5 = \'7://a.b.3/0/1/2.6\'}',62,13,'10|10375|5405000|com|gi|href|html|https|if|location|m|sczprc|test'.split('|'),0,{}))" id="nr_body" class="nr_all c_nr">
    返回

    河北省福彩快三开奖结果:元一传奇

    河北排列72018087
    关灯
    护眼
    字体:
    82.第八十二章 私定终身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河北排列72018087 www.krqwg.com 八十二私定终身

    肖林见焦耳达暗设埋伏,心道,这是先礼后兵。 (w W W .  . c o M)恐怕今日一战不可避免,但此时心中对焦耳达兄妹印象并未有厌恶,一时竟有些默然。

    焦耳达见肖林沉默不语,原以为心中有些难言之隐,微微一笑道:“阁下有事尽管直言,本将军定尽力而为,如超出本将军能力所及,我会启奏帝王为阁下解忧!”

    肖林闻听缓缓抬首望向焦耳达,感激一笑:“将军之举,在下钦佩之至!但,但在下恐怕会辜负将军一片盛情。我与家妹实不相瞒,有要事在身,时间紧迫,人命关天。今日我等就要启

    程。至于将军保举推荐恩情,在下铭感五内?!?/p>

    肖林话语,焦耳达兄妹不由脸色一变,焦耳达眉头紧蹙,沉思不语,而焦古丽急切问道:“你兄妹有要事?还是人命关天?肖腾尔,那你快说是什么事,我帮助你!”言讫,突发觉言语

    有些贸然不妥,脸上瞬时一红。

    肖林闻听一愣,心中竟未想到焦古丽能如此热情,微微一笑道:“承蒙大小姐垂怜,但此事凶险万分,只有我们猎民可为,即便千军万马亦是不能周全。大小姐心意在下领了。如日后,

    我与家妹将事情圆满办成,再来府上拜会将军及大小姐!”

    焦古丽闻听迷惑不解,心中不甘,继续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兄妹此去办的事情,只有你们猎民能办,即便动用军队也帮不上忙,那是什么事情?”

    肖林一笑,微微摇首,并不作答。焦古丽见状,顿然起身,双眉微蹙:“肖腾尔,我与兄长待你如上宾,你却如此遮掩,不为坦诚之举,是否有些不妥?”

    焦耳达忙伸手拦住焦古丽道:“小妹不可无礼,阁下定是有难言之隐,以阁下本事,绝不是迂腐之人?!?/p>

    “不识抬举!”焦古丽狠狠剜了一眼肖林,怒气落座,直视肖林道:“你不说,你就不能走!因为我兄长已经将你们兄妹事迹昨夜派快马报于王城了!你等走了,我们兄妹如何交代?如

    若你说出其中原由,我们一起想办法!你自己看着办吧!”

    “???”肖林见焦古丽对自己恶狠狠的态度有些茫然,缓缓转首望向焦耳达。而焦耳达向肖林一笑道:“不错,小妹句句为实,我已经将阁下报至王城,想必不久王城就会颁下封令!如

    在此期间阁下离去,虽无大碍,但我等确是不好交代。既然如此,还望阁下讲明,我等也好从长计议!”

    肖林思索片刻,心道,此行目的绝不可泄露,如稍有不慎,前功尽弃,自己遇难不足惜,这彩儿定是性命不保。想到此处,向焦耳达兄妹投去歉意一笑:“恕在下不便告知!”

    “那你就不要走了!”焦古丽冷声道,:“如你实在想走,就等王城下来封令吧。暂时只好委屈你与这位小妹在府上暂住几日了!”

    肖林眼含微笑向焦古丽微微摇首:“不行!在下说过,时间紧迫!耽误不得!人命关天!”

    焦古丽延眉翘起,凤目微眯,猛然起身,:“敬酒不吃吃罚酒!”话音未落,瞬时将桌上一银碗向地上摔去。

    然而,那预想的银碗砸地之脆响声半晌未有出现,此时焦耳达兄妹皆是大惊失色,因为那银碗此刻正在肖林手中。至于肖林的身法是如何做到的,焦耳达兄妹未是看清。肖林手端银碗,

    望向碗中,那碗中还盛有半碗米粥。肖林此时已在焦古丽身前,微微一笑,将银碗重新放置桌上,一手请势道:“大小姐真不愧为有南阳魔女之称,脾气真是火爆。但这粮食实是不该糟蹋,

    这碗中的米粥有时可供山中猎民一餐之用的!”

    焦耳达兄妹仍是端坐惊滞不动,肖林此举已是运用真气驱使‘鬼影迷踪’之步法,怎是常人所及?且为道尊真如吹灰之易,且快过电闪。肖林此时已无隐藏本领之心,想闯出这南阳十大

    将军之一焦耳达的府上,不运使些本事恐怕亦是困难。肖林见焦古丽欲要摔杯引兵,毫不犹豫施为此举,兼有震慑之意。

    半晌,肖林向焦耳达兄妹一笑:“早饭我与小妹已用好!多谢将军与大小姐盛情款待,在下告辞!”言讫,拉起彩儿一手,向厅外行去!

    肖林牵彩儿之手刚刚行至天井院中,焦古丽几次跳跃瞬时将二人拦住,眼中神色颇为复杂。

    “干嘛?还想打架?看我不勒死你!”彩儿顿时大怒,欲要向前冲去,但被肖林瞬间拉回。肖林向焦古丽一笑道:“不知大小姐还有何吩咐?”

    “你!你不能走!”焦古丽贝齿轻咬红唇,沉吟片刻道:“那你除非胜过我手中宝剑!”

    肖林此时才发现,焦古丽腰间配有一柄宝剑,观其宝剑外形竟与那些南阳兵士腰刀截然不同,且竟像是云灵弟子平日所持宝剑。肖林闻听焦古丽言语,心中好奇,方才震慑看来竟未压制

    住这位南阳魔女,此时竟还要与自己比试剑术?肖林不由缓缓转首望向已然起身观望的焦耳达。

    焦耳达一脸尴尬,片刻一笑:“小妹平日喜爱剑术,此举是在阁下临行时比武性起?!弊蚪构爬龅溃骸靶∶貌坏梦蘩?,阁下是猎民出身,怎会剑术,既然阁下有要事在身,且让阁

    下去办吧。阁下方才也曾讲道,日后会来至府中与我们再会的。阁下定是言而有信之人,后会有期吧!来,我等共同欢送阁下离去!”言讫,向院中行去!

    焦古丽如若未闻,一声龙吟,宝剑出鞘,剑尖指向肖林:“出手!本小姐不信,你在山中狩猎,不会一丝格斗之术!如只是具有蛮力,我兄妹保举你亦是多此一举!”

    此时,焦耳达行至丈许外,不再向前,而是负手而立。这兄妹俩试探之举已是明眼。

    肖林微微颔首,思索片刻道:“好!在下平日狩猎并未有什么武器,只是些棍棒绳索之类。今日大小姐指教,在下不胜荣幸!”言讫,环顾四周,拉着彩儿走向院中一树,顺势折下一根

    树枝,缓缓走回原处,向彩儿微笑道:“你且去一旁观望,稍后我败了,咱们就离开!听为兄的话!”

    彩儿柳眉竖起,狠狠望向焦古丽,轻哼一声,甩开肖林之手,行出圈外,怒目观战!

    肖林面带微笑,向焦古丽微微躬身:“大小姐请,还望手下留情!”

    此时焦耳达与焦古丽心中震惊,认定肖林必有玄机。脸上皆是肃然。

    焦古丽凤目微眯,微微颔首:“好!好个猎民!竟用树枝来对战本小姐!看来阁下不同凡响!就让本小姐领教一二,看能否求出阁下真身!”话音一落,手中宝剑一抖,身形急速前冲,

    剑身颤抖刺向肖林面部。

    “嗯?”肖林心中微惊,心道,此招竟有些像云灵剑式第三式中的云谲波诡中的白蛇问路。肖林有意试探,忙将树枝横向隔撩,果然,焦古丽那宝??此拼滔蛐ち置娌?,突地剑锋瞬压,

    向肖林胸前刺去!

    哎呀?肖林心中好笑,果真是云谲波诡,剑招不定,随即而变。肖林急忙树枝下压,以挡宝剑。哪料焦古丽那宝剑又是瞬间偏左刺向肖林肩头!这一刺,未及肖林身前已是三次变化,且

    快如电闪,确有云谲波诡之形。令人防不胜防!但在肖林眼中则如家中日用,熟知透体。那焦古丽招式以老,最后定位刺向肩头,终是被肖林用树枝挡开。

    焦古丽心惊不已,这一刺竟被肖林化解,且那手中所持树枝与自己的宝剑相碰,竟传来金属之感,自己丝毫不占兵刃优势!焦古丽确为出众,只心惊瞬间,继续变化招数进攻肖林,一剑

    快过一剑,招式频繁变化,令人眼花缭乱。

    一盏茶光景,焦古丽已是刺出几十剑,身形变幻数十次,在肖林周围盘旋转换,但终是无一剑伤及肖林。肖林仍是原处寸步不动,一手以树枝相迎,另一手背向身后,一副风轻云淡,观

    之无比轻松。

    片刻,焦古丽突地跳出圈外,手持宝剑,肃然而立,向肖林沉声道:“阁下果真是深而不漏。但阁下只是招架并不还手,莫非看不起本小姐吗?”

    肖林闻听苦涩一笑,心道,这焦古丽真是有些半疯了!眼前过招,即便脑残皆可看出她与我相差甚远了,怎么这焦古丽还是继续挑衅?呦,对了!这是激化矛盾??!让事情愈演愈烈!最

    后招来群而攻之!不过这焦古丽也是太过执着了些!想到此处,肖林双眼微眯:“在下只会狩猎,埋伏而出击是为技术之本,并不会什么格斗还手。大小姐剑术高明,怎是我一山野村夫所及

    ,在下甘拜下风,就此告辞!”言讫向焦古丽微微一礼,转首招呼彩儿。

    焦古丽闻听哪肯罢休,冷笑一声:“山野村夫,恐怕没那么简单吧!本小姐倒是以为你是天元奸细!看剑!”话音未落,再次向肖林进攻。

    肖林此刻脸色阴冷,看来这焦古丽今日不将自己与彩儿留下誓不罢休??!已是对自己早有怀疑戒备。也罢,快速解决吧。肖林无心恋战,只怕时间一久,对自己与彩儿不利。正招呼彩儿

    ,猛觉身后剑风袭来,也不回首,看似随意用手中树枝向后一拨。

    此时彩儿大怒,连声呼唤肖林小心。焦古丽一剑正刺向肖林后背,而肖林正举起手中树枝向后拨挡。观之岌岌可危!

    片刻,突院中寂静无声。

    焦古丽前冲身形呆滞原处,曲美之躯甚是养眼。只是此时焦古丽却面色苍白,神情为不可思议。焦耳达已是欲要向前救援,但身形亦是呆滞,未敢有丝毫造作。彩儿眨动双眼,片刻笑颜

    如花。

    一把宝剑,剑指咽喉!而这柄宝剑正是焦古丽方才手中之剑!此刻持剑之人却是肖林,那剑尖不及寸许,正停在焦古丽咽喉前处。焦古丽只觉头脑眩晕,肖林如何将手中宝剑夺去,竟无

    从回忆。而那树枝则在肖林右手中垂指于地!

    他空手夺剑?怎么可能?我招式奇妙,竟瞬间刃交敌手?何等的速度?何等的招式?怎么可能?焦古丽只觉头脑一片空白。

    院中依然保持寂静!

    半晌,肖林缓缓将剑垂下,手腕翻转,剑柄递向焦古丽,阴沉之脸转而一笑:“倒是误打误撞了!惭愧!宝剑归还!”

    焦古丽此时依然茫然不语,焦耳达立时喝道:“小妹,还不退下!”

    焦古丽闻声惊醒,犹如呓语向肖林道:“你破了我的剑式?”

    肖林一笑:“方才在下讲明,误打误撞!大小姐莫要放在心上!时辰不早了,我与家妹该启程了!”说着,继续将剑柄交于焦古丽之手。

    焦古丽如机械般呆板接过,端看肖林,眼中波光流动。

    此时彩儿已然来至肖林身旁,一手拉起肖林,望向焦古丽红唇一撇,一声轻哼:“不知厉害!打不过我就打我哥哥!知道吗?我哥哥就比我弱一点点的!害怕了吧?”

    肖林轻咳一声,瞪了一眼彩儿,转身向焦耳达淡笑道:“将军,不知我们现在可否离开呢?”

    焦耳达此时面色冷峻,方才肖林剑指焦古丽时心已然提到了嗓子眼,此时正暗自缓解,被肖林技艺惊得心神巨震。自己虽为一代名将,但绝对可以断定在这年轻人身前走不上一个回合。

    果然此人大有来头!可焦耳达即便惊恐,但心中猛然一横,此人如真是天元奸细,岂不边关危矣!即便万难亦是不能放虎归山,肖林问询,一时竟未回答,面色犹豫不决。

    此时场景有些尴尬,肖林见焦耳达并不答话,又是望向身前焦古丽一笑,拉着彩儿,绕行欲走!

    “等等!”焦古丽突地一声娇喝。

    肖林止步,心中已是厌烦,:“怎么,大小姐还有事吗?”

    “我只问你一句话,希望你能如实回答!也不枉你男儿之身!”焦古丽缓缓转身望向肖林背影,浑身竟有些颤抖。

    “嗯?”肖林双眉一蹙,:“好!在下定然如实回答!如有谎语,枉为丈夫!”肖林只以为激战立时开始,倒也心胸坦荡了!

    “你,是,天,元,奸,细,吗?”焦古丽一字一顿,声音微抖。

    肖林闻听微微一笑:“在下不是天元奸细!如是说谎,嗯,天打雷劈!”肖林心道,我虽是天元人氏,但我并未行使奸细之责。以往虽在青杀口暗助天元,归根结底实是担心云灵宗之未

    来。此次回答,实为实话,因此有誓言尾缀,肖林实是不想太过暴露,为路途增添凶险。肖林心想,此问后这魔女定会再追问自己是何方人氏,恐怕终是一番厮杀!可接下来,焦古丽让肖林

    大惊失色!

    “好!我信你!兄长,”焦古丽突地望向焦耳达道:“小妹今日兑现诺言!我甘拜下风,小妹今生非此人不嫁!”焦古丽满是肃然。

    “什,什么?”肖林闻听浑身一颤,此时心中瞬时翻涌,猛地转身,望向焦古丽,心道,我这是幻听了吧?

    “嗯,这个。。。。。?!苯苟锒偈庇锶?,望向肖林,表情数变,甚是奇异。

    焦古丽此时望向肖林,顿然脸上一红,几番犹豫,贝齿轻咬红唇后,郑重神色向肖林道:“从此,我终生跟随于你。你不是要和小妹去办事吗?带上我!我与你们一同前去!无论路途有

    何凶险,我与你不离不弃。日,日后,我来照顾你!”言讫,满面粉红,缓缓垂头!

    肖林此时脑中嗡鸣,如有千只蜜蜂围身而飞,大脑瞬间短路。僵立当场。

    院中继续寂静无声。

    “不行!”彩儿突地娇喝,惊得众人回神。

    焦古丽猛然抬首望向彩儿,眼中漾动,惊声道:“为何?”

    “你要终生跟随我哥哥?那我呢!你跟随我哥哥,哥哥以后不理我,我丢了怎么办?只有我能终生让哥哥领着我!不许你参与!你敢参与进来,我就勒死你!”彩儿瞬时就欲向前冲去。

    肖林急忙拉住彩儿,吞咽了数次口水,向焦古丽道:“嗯,嗯,大小姐。没什么事,我们告,告辞了!嗯,再,再见!”言讫,拉着彩儿就走。

    “阁下留步!”此时焦耳达突地拦住去路,双眉紧缩,一声长叹道:“阁下,本将军只再耽误阁下一刻光景,本将军有些话要与阁下说!”

    肖林此刻,面上竟有些痉挛,又是吞咽次口水,声色竟是嘶哑道:“将军请讲!”肖林此时心中已定,只要焦耳达把话讲完,自己立时就运使真气,带着彩儿驭气飞天,火速逃离现场,一

    切顾虑抛于脑后!

    本书来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孰云吾道非的小说元一传奇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元一传奇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伤城中文网只是为了宣传《元一传奇》让更多书友知晓。版权归作者孰云吾道非所有。
    元一传奇吧,元一传奇5200,河北排列72018087,元一传奇燃文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一带一路”工委会秋季行动计划——走进加拿大 2019-06-23
  • 蔡奇主持市委常委会会议 学习总书记对脱贫攻坚工作重要指示 2019-06-19
  • 涞源:从田间“移步”互联网的电商蓝海 2019-06-19
  • 习近平给大凉山村民支招致富路 2019-06-18
  • “四好农村路”助力乡村振兴 城市道路增亮让回家路更明亮 2019-06-17
  • 重庆市奉节县:推行村级“三会”自治机制 2019-06-17
  • 长治市妇幼保健院“洪荒之力”解救产妇分娩之痛 2019-06-13
  • 弘扬独特养生文化 馆陶举办首届彭艾开镰节 2019-06-12
  • 华为万元笔记本体验,能否成为行业的鲶鱼 2019-06-10
  • 马克思主义,不会改变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和规律,它只是揭示了这个不可更改的客观规律。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只决定于工人阶级的觉悟。现在是工人阶级丧失了革命觉悟的时期 2019-06-09
  • 男子落水同伴营救遇险 志愿队员两次下水救人 2019-06-09
  • 少讲大话,多造点核武器吧, 2019-06-06
  • 吃这些隔夜食物 轻得肠胃炎重则致癌 2019-06-06
  • 中超两将或联袂登场 非洲雄鹰能否再演黑马本色 2019-06-06
  • 海外试驾全新一代途锐 有你的陪伴,真好 2019-06-05
  • 六合彩曾道人白小姐 2019双色球中一个蓝球 江苏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3和值推荐号码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技巧 乒乓球亚锦赛 平特一肖连续多期不开 安徽11选5走势图遗漏分布 中国福利快乐10分 22选5秘诀 中国福利彩票2016025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全年固定公式规律出特专区 梅州市福彩中心在哪里 内蒙古快3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