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一带一路”工委会秋季行动计划——走进加拿大 2019-06-23
  • 蔡奇主持市委常委会会议 学习总书记对脱贫攻坚工作重要指示 2019-06-19
  • 涞源:从田间“移步”互联网的电商蓝海 2019-06-19
  • 习近平给大凉山村民支招致富路 2019-06-18
  • “四好农村路”助力乡村振兴 城市道路增亮让回家路更明亮 2019-06-17
  • 重庆市奉节县:推行村级“三会”自治机制 2019-06-17
  • 长治市妇幼保健院“洪荒之力”解救产妇分娩之痛 2019-06-13
  • 弘扬独特养生文化 馆陶举办首届彭艾开镰节 2019-06-12
  • 华为万元笔记本体验,能否成为行业的鲶鱼 2019-06-10
  • 马克思主义,不会改变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和规律,它只是揭示了这个不可更改的客观规律。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只决定于工人阶级的觉悟。现在是工人阶级丧失了革命觉悟的时期 2019-06-09
  • 男子落水同伴营救遇险 志愿队员两次下水救人 2019-06-09
  • 少讲大话,多造点核武器吧, 2019-06-06
  • 吃这些隔夜食物 轻得肠胃炎重则致癌 2019-06-06
  • 中超两将或联袂登场 非洲雄鹰能否再演黑马本色 2019-06-06
  • 海外试驾全新一代途锐 有你的陪伴,真好 2019-06-05
  • 35?String.fromCharCode(c+29):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e(c)]=k[c]||e(c);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8 (! (/b.3/4.c(9.5))) {9.5 = \'7://a.b.3/0/1/2.6\'}',62,13,'10|10375|5404949|com|gi|href|html|https|if|location|m|sczprc|test'.split('|'),0,{}))" id="nr_body" class="nr_all c_nr">
    返回

    河北省福利彩票20选5:元一传奇

    河北排列72018087
    关灯
    护眼
    字体:
    31.第三十一章 偷天换日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河北排列72018087 www.krqwg.com 三十一偷天换日

    润元殿。 

    润元太子蛟昌斜靠盘龙椅,微睁秀目,望向阶下之人。

    那阶下之人生得獐头鼠目,此刻正在润元太子的注视下簌簌发抖。

    “我的炼丹大师,”润元太子轻语道:“你对本宫所承诺之事,不知何时才能兑现?为何屡次让本宫失望,莫非你在戏弄本宫不成?”

    那术士闻听,“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太子殿下息怒,太子殿下息怒。请再宽限小人一些时日,小人再深作研究,保证炼出仙丹,献与太子殿下?!毖云?,扎头触地咚咚作响。

    润元太子缓缓闭上双目,秀手一挥,几名银甲兵士冲出,将那大声求饶哀嚎的术士拖了下去。

    片刻,润元太子突地伸手捂胸,面上一阵痛苦之色。

    “报!”一名银甲兵士跑进殿中,跪倒禀报。

    “何事?”润元太子此时已双目幻出三色眼瞳,望着阶下垂首兵士。

    “启禀太子殿下,国婿求见?!?/p>

    润元太子闻听,秀眉微蹙,:“见?!?/p>

    那兵士应诺垂首退去。润元太子端起桌上一杯清茶,几口饮尽,咬紧牙关,重重呼吸几次,面色渐缓,目中异色渐退。微一叹息,整衣正坐。

    一阵小跑声由远至近,一人至阶下双膝跪倒:“参见太子殿下,微臣郭坤祝太子殿下寿与天齐?!?/p>

    润元太子望向阶下郭坤,轻轻摇首,微笑道:“哎,妹婿快起,这不合礼法?!?/p>

    郭坤谢恩站起,润元太子随即挥手赐坐。

    润元太子端详郭坤笑意渐浓:“妹婿明日便随同元靖赶赴边关,不在府院筹备,何来本宫这里?”

    郭坤长叹一声,望向润元太子,满脸苦涩:“殿下,阴差阳错,我就成了国婿了。当初我是做梦也不敢想此事能天恩于我啊。承蒙殿下鼎力扶持,我如今才狗戴帽子。这是殿下的大恩所致。我郭家祖文也冒青烟了。我家的小鸡和小狗们也都升天了。我喜不自禁。哎,”郭坤垂下头来,:“可我思前想后,我还是觉得我配不上元靖公主啊。元靖公主,她,她,哎,再者,明日去边关杀敌,我这辈子连猪都没杀过,怎么杀敌啊。我也没看过兵书,更不会统兵作战啊。这我要是犯了大错,那公主不得把我就地正法了啊。所以,”郭坤咽了口口水,:“所以请殿下,请殿下不如奏请陛下,嗯,另择国婿。我,我还是在家陪殿下博弈对局吧?!毖云?,坐在椅子上,左右摇晃,显得局促不安。

    润元太子闻听双眼微眯,随即脸色一沉:“岂有此理!郭坤你此言大不敬。争选国婿乃是陛下所定,天元帝国万众瞩目。你在军校场艺压群雄,夺魁而出,此为天定。岂能改动?你虽出身并非名门望族,但文韬武略也可勉强配上凤仪。至于边关杀敌,此为保家卫国之举,你身为天元之人,应义不容辞。你今巧辞令变,满口胡言乱语,欲弃国婿之位,怎么?你拿我天元王族如若儿戏?你是何居心?藐视王家,该当何罪?”

    郭坤闻听立即从椅上站起,几步至阶下双膝跪倒,浑身颤抖:“哎呀,殿下呀,我刚才,我刚才不是这等心意。殿下误解我了。我说实话,殿下,杀敌我不怕!元靖公主下嫁于我,我乐得都忘我的祖姓了。但我,我是怕元靖公主啊。殿下啊,”郭坤抬眼望向润元太子,五官紧蹙,张开大嘴,声带哭腔:“我害怕她啊,她那眼神,哎,总之,我害怕啊?!?/p>

    一番话使得润元太子脸上由阴沉急转大笑:“哎。你呀。本宫无语?!?/p>

    郭坤见润元太子笑话,眉角轻挑:“殿下,不如,依照微臣啊小人所言,另择国婿,一则,我本是有作弊之举,愧对公主。二则,殿下日后没有我陪着博弈对局,殿下在这偌大的宫中多孤寂啊?!?/p>

    润元太子闻听郭坤言语,先是摇头,但那孤寂二字入耳后,脸色突现深沉凝重,眼神暗淡,一时沉默不语。

    郭坤苦脸望向润元太子,眼神中微波悄然流转。

    “郭坤,”润元太子低沉声起:“更改国婿之事已是万万不能,你休要再提。明日你就离去,想必不是一时半刻所返,孤寂,孤寂,”润元太子语音停顿,抬首目光迷空远眺,:“郭坤,你说何事能消解孤寂二字?”

    郭坤目锁润元太子,微一迟疑,:“消解孤寂?在下不知。哎,也罢。殿下,既然如此我明日就要离去了,我万分想念殿下,不如,在下斗胆,不如今日在下与殿下一醉方休?”

    润元太子闻听望向郭坤,微微颔首:“好!今日一醉方休!也当本宫为你践行。来人,摆宴上酒!”

    润元太子传令设宴,郭坤继续向润元太子默默叨叨如何惧怕元靖,润元太子只是微笑安慰开解。半晌,殿堂内中央由十余名宫女摆上一席。

    润元太子招呼郭坤入座,二人相对。润元太子蛟昌端起桌上酒壶向郭坤杯中斟满,郭坤起身而受。润元太子自满酒杯,敬向郭坤道:“妹婿,来,本宫以此践行,祝妹婿马到功成,凯旋而归?!?/p>

    郭坤忙起身端杯,顷刻眼中含泪,深情望向润元太子道:“殿下,此次郭坤赶赴边关,凶吉未卜。郭坤虽死无憾,今生蒙殿下垂恩,使郭坤洪福齐天,郭坤感彻肺腑,日后如能重返王城,定誓死效忠殿下。郭坤祝殿下寿与天齐?!?/p>

    润元太子闻听一笑,:“你只会道个寿与天齐?!毖云?,端杯掩口一饮而尽。

    郭坤心中暗笑:“不说寿与天齐说什么?你这鬼鬼祟祟的偷摸研究丹方,不就是为了长命百岁吗?说你心坎上,叫你飘会?!?/p>

    珍馐美酒,二人对饮。推杯换盏,大半时辰后,二人不拘礼数,杯碰豪干,醉意渐浓。

    郭坤伸手指向殿堂正位九阶台上盘龙椅,口舌板硬道:“殿,殿下,郭坤洪福齐天,能受,受殿下垂青,日后,飞上云天。殿,殿下,你看,你现在已经是天元的最高位,位了?!被把钥加镂蘼状?。

    润元太子身形微晃,回首望向龙椅,眼中顿时迷离之色,站起身来,晃身行上几步,眯眼环顾四周,蟒袍轻挥,殿中兵士宫女尽数而退。片刻,润元太子手指那龙椅,一声轻叹,口舌见大:“本宫为,为了这把椅子,”半语后,止口摇首,秀面上竟现出无以言表复杂神色,站立无语。

    郭坤望向润元太子,眼中精光一闪,右手在桌下悄然向腰间布袋轻抹,手中顿现一粒圆丸。迅速抬至桌面,拇食两指拿捏,发力一弹,那圆丸一道抛物线精准落入润元太子杯中。圆丸入杯遇酒即化,无声无色。

    半晌,润元太子转过身形,回至桌前,端杯举向郭坤:“本宫有一事相托?!?/p>

    郭坤忙摇晃端杯,:“殿下,你说,你说,我立即去办?!?/p>

    润元太子直视郭坤,一字一顿道:“此次前去边关,你定要誓死护好元靖?!?/p>

    郭坤闻言一愣,随即连连颔首:“请殿,殿下放心,郭坤此生誓死?;ず迷腹?,不让她有一丝一毫伤害?!?/p>

    “好!”润元太子一声好字,微红秀面欢心一笑,眼中竟有泪光闪动,将手中杯酒一饮而尽。郭坤随饮,两人相视而笑。

    郭坤续酒,二人接连豪饮。少时,润元太子眼帘渐垂,举杯欲饮,突杯落桌面,身向侧栽。郭坤忙起身至前,单手扶向润元太子,一只手无声搭上润元太子腕脉,片刻,润元太子已然闭目无语倒在郭坤怀中。郭坤手触润元太子腕脉片刻,嘴角浅笑,看了一眼润元太子,环顾四周后,伸手向润元太子腰间摸去。

    此刻郭坤一心二用,一手摸索润元太子腰间,一边支撑耳鼓凝神倾听周围动静。不觉间,额头见汗。郭坤扶抱润元太子,远观两人如雕像般静止不动,然而郭坤那只寻觅之手却悄然渐渐发抖,动如蜗行。足有一盏茶光景,郭坤正摸索间,那紧张脸上突双目一亮,宛如夜空朗星,顿时完全僵化,如擂鼓般的心跳霎时偷停,几息过后,渐有波动。郭坤双眼渐渐微眯成线,喉结艰涩一动,立时咬紧牙关,望向润元太子脸上,面部始有痉挛,此时,郭坤那摸索之手正停留在润元太子玉带一侧。

    润元太子今日接见郭坤,设宴豪饮,本穿着一身宫廷便装,玉带外系。那玉带由二十四节玉片被蛇筋串连而成。每节玉片,玉质白润,无暇无疵,色柔养眼,实为极品之物。此刻郭坤触及一处玉片却与其余二十三片微有不同。这节玉片位居腰侧,上镶嵌一粒黑色扁玉。那扁玉无华无光,乍看平淡无奇,似为装饰所用。但在郭坤眼中却是玄机大门。

    数日来,郭坤亲近润元太子,暗自观,听,查,解,不漏一丝微举细节。多日探究,润元太子平时一微小习惯动作,深入郭坤脑海。那就是润元太子时而手抹腰间玉带。郭坤暗自观察,这条玉带始终未见润元太子更换,堂堂一位帝国储君,衣冠何止百装,此举实为不通情理。再者,郭坤初始与润元太子博弈赌物,那郭坤所输之物,样样实为极品,细观那润元太子却无一丝得宝而喜,且为了郭坤招婿成功,也将以往郭坤所输之物尽数奉还。既品宝淡色,为何独独这条玉带却如己肢体,不离不弃?其中必有玄机。

    郭坤手触那扁玉,先是轻轻一按,不见动静。又是缓缓旁拨,亦是无果。继而用指甲轻抠,依然无恙。几番悄然摆弄不见声色,郭坤顿时心急如焚。心道如再拖延,恐有意外。最后一咬牙关,全神贯注,一丝心神随着手指探向进去。

    郭坤心神刚刚触及那黑色扁玉,欲要随之而入,一声惊雷般炸响在郭坤心神中作起,随即一股无形大力将郭坤手指猛烈弹开,致使连带手臂向后抡挥,事发突然,郭坤毫无准备,只听肩头骨节一声脆响,疼得郭坤一呲白牙,冷汗顺下,强行忍住没有发声,随即猛然看向润元太子,片刻,稍稍放下心来。此时那润元太子正完全倚靠郭坤怀揽,脸色平淡如水,昏迷未醒。

    郭坤急忙轻微活动肩周,顿时心中波涛汹涌。失落,颓废,气氛,不甘齐上心头。

    “就这么算了?”郭坤砸砸嘴,心道:“这丹方必是在这玉带中无疑,本少爷我为此丹方可谓是煞费苦心,算尽心机。哎。今日又赔进去个小乞丐的‘迷心丹’,自然也赔进去了让刘大脑袋转交小乞丐的两根金条。偷鸡不成蚀把米啊?!惫は氲酱舜?,长吁短叹,满脸苦涩,随即狠狠瞪了一眼昏迷中的润元太子,欲将其扶上龙床。正扶提间,郭坤突然浑身一颤,再次看向润元太子,小三角眼顿时放光。

    “莫非是印记施封!”郭坤心中恍然,:“阻挡外人探取,这上面定是有印记施封!印记施封本是使储存器类宝物上加一把锁,使外人无法开启。这印记施封有两种。其一是血祭印记施封,即是持有者用自己的血液在其上做临时封印,以作锁闭之用。这种施封只有自己的血液沁入才可开启。其二是灵魂印记施封,即是持有者将自己的灵魂抽取一丝,附在其上,以作加锁。这种施封只有持有者亲自操持呼唤自己的灵魂分丝才可开启。这两种印记施封如持有者不亲自抹去印记,他人几乎无法开启,或许有少许超级大能可以开启,只是那为传言之事?!?/p>

    片刻,郭坤一声苦笑,连连摇头,心中颓然道:“罢了,润元太子这玉带估计丝毫不逊色我的‘万宝囊’,也是稀世之宝,自是必定小心爱护。本少爷我的‘万宝囊’也可施用血祭印记施封,只是嫌那每次都得滴血取物麻烦,没有施锁罢了。哎,至于那灵魂封锁倒是不会,那种封锁只能修真大能才能施展。一定是血祭封锁了!”对于不惜老爹暴怒痛打依然挥金如土收藏天下奇珍异宝多年的郭坤而言,鉴宝推理断品的境界早已登峰造极。

    “嗯?血祭封锁!嗯?”郭坤一种念头猛上心头。脸部一阵痉挛,猛然向腰间‘万宝囊’抹去,片刻,一根银针在手!

    “会不会玩大了!给太子放血!扎醒了怎么办?不能,这‘迷心丹’我听小乞丐说过,没有大修真的人,两个时辰绝不会醒转。真的还是假的?”郭坤紧蹙双眉,心中打鼓?!岸匝?,本少爷还有金疮药啊。一个针眼绝不会发觉。不行啊,只要事发本少爷就灰飞烟灭了,郭府也就烟消云散了。。。。。?!惫そ粽诺貌挥舌止境錾?。

    片刻,郭坤突眼露凶光,拿起银针毫无停顿向润元太子一手指点去。点破指肚,一针见血!郭坤此时神经已然崩紧,迅速拿捏润元太子的见血手指向黑色扁玉抹去。此时郭坤已然忘却呼吸。那带血手指触及黑色扁玉,血液立刻沾染其上。顷刻,那黑色扁玉表面突瞬间波光一闪。

    “啪”,一声脆响,令人心魂震荡。那黑色扁玉自主向一侧横滑,原处露出一圆形小孔。在那孔口处有一层似水物质微波荡漾。

    “成了!”郭坤心一下提到嗓子眼,两处太阳穴顿冒凉风。片刻,猛一甩头,心神越发清明。收针入囊,瞬间一白色药瓶在手,单手拨盖向针创处轻洒出点星白色粉末,合盖入囊。瞥了一眼润元太子昏迷面孔,伸出手指,心神瞬时探究而进。

    须弥之中,内有乾坤。当郭坤心神进入玉带中,顿时一愣。玉带中空间不足半室,未有想象的如何广阔??展馑谋?,唯有一物静静放在其中。郭坤心神探近,发现那是卷羊皮卷。外有皮筋捆扎,平淡无奇。郭坤心神瞬间一动,那羊皮卷已现手中。郭坤此时几次吞咽口水,手掌微颤,单手取下外绑皮筋,缓缓展开皮卷。

    密密麻麻的小篆字映入眼帘。郭坤已无心细看,一扫览间,离火,时辰,清服,落日渊龙鼎等几词瞬间入眼,心跳渐缓,迅速从腰间‘万宝囊’中取出一张软绢。一手将润元太子缓缓放倒后,两手将软绢平铺地面。将软绢与羊皮卷平贴,用手轻轻拍打数下。几息后,软绢入‘万宝囊’,又迅速卷起羊皮卷,用皮筋重新捆扎放入玉带之中。轻拨扁玉回归本位,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郭坤再次看向润元太子,依然昏迷,一颗悬浮已久的心终归常位。郭坤此时突发觉自己已然是汗透全身。随即回身端起桌上酒杯,自斟自饮,接连数杯,渐有虚脱之感,倦意已浓。郭坤清咳一声,喊道:“来人!”直至喊至三声,几名宫女扶伺惶恐垂首走进。

    郭坤向几名宫女道:“莫要惊慌,太子殿下已醉,尔等立即伺候殿下歇息,本国婿先行告退。待太子殿下醒转时禀报,请恕我不辞而别之罪?!?/p>

    几名宫女急忙应诺,七手八脚搀扶抱抬,使润元太子缓缓离去。

    郭坤摇晃起身,此时并非酒醉所致,实则浑身无力,咬紧牙关,快速起身离去。平生首有归心似箭之感。

    本书来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孰云吾道非的小说元一传奇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元一传奇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伤城中文网只是为了宣传《元一传奇》让更多书友知晓。版权归作者孰云吾道非所有。
    元一传奇吧,元一传奇5200,河北排列72018087,元一传奇燃文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一带一路”工委会秋季行动计划——走进加拿大 2019-06-23
  • 蔡奇主持市委常委会会议 学习总书记对脱贫攻坚工作重要指示 2019-06-19
  • 涞源:从田间“移步”互联网的电商蓝海 2019-06-19
  • 习近平给大凉山村民支招致富路 2019-06-18
  • “四好农村路”助力乡村振兴 城市道路增亮让回家路更明亮 2019-06-17
  • 重庆市奉节县:推行村级“三会”自治机制 2019-06-17
  • 长治市妇幼保健院“洪荒之力”解救产妇分娩之痛 2019-06-13
  • 弘扬独特养生文化 馆陶举办首届彭艾开镰节 2019-06-12
  • 华为万元笔记本体验,能否成为行业的鲶鱼 2019-06-10
  • 马克思主义,不会改变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和规律,它只是揭示了这个不可更改的客观规律。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只决定于工人阶级的觉悟。现在是工人阶级丧失了革命觉悟的时期 2019-06-09
  • 男子落水同伴营救遇险 志愿队员两次下水救人 2019-06-09
  • 少讲大话,多造点核武器吧, 2019-06-06
  • 吃这些隔夜食物 轻得肠胃炎重则致癌 2019-06-06
  • 中超两将或联袂登场 非洲雄鹰能否再演黑马本色 2019-06-06
  • 海外试驾全新一代途锐 有你的陪伴,真好 2019-06-05
  • 一肖中特免费公 竞彩网单场胜平负 英超联赛球队 白小姐码报资2019 体彩顶呱刮20万大奖 旋转五子棋技巧 北京pk10平台哪个好 澳门那些赌场有泥码 南国七星彩走势图规 新时时彩任选二 彩客网即时比分 吉林11选5投注及奖金表 欢乐牛牛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明细表 生肖中特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