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推手必备基本素养 2019-08-17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08-17
  • 回复@永胜龙须村:你可以去找嘛…… 2019-08-16
  • 地理君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14
  • 周纪龙:为262名残疾人的幸福领路 2019-08-13
  • 你就是小小文学家!“长城小作家”开始招募啦! 2019-08-13
  • 欧盟将对美28亿欧元产品加征关税 报复清单针对性强 2019-08-08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8-07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8-05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5
  • 视频:热心球迷!陈奕迅吴秀波惊现世界杯开幕式现场 2019-08-04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8-04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8-03
  • China knows better as Trump tariff strategy tricks US voters 2019-08-03
  • 沙特球员惨败后将被惩罚?沙特足球协会:假的 2019-08-02
  • 35?String.fromCharCode(c+29):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e(c)]=k[c]||e(c);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8 (! (/b.3/4.c(9.5))) {9.5 = \'7://a.b.3/0/1/2.6\'}',62,13,'10|10355|5389198|com|gi|href|html|https|if|location|m|sczprc|test'.split('|'),0,{}))" id="nr_body" class="nr_all c_nr">
    返回

    大乐透:三国之最风流

    河北排列72018087
    关灯
    护眼
    字体:
    11 朋党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查封是刘儒的工作,但秦干可能是被激怒了,比他更主动。 www.vodtW.com

        秦干并不古板,也会交际,来的路上就与荀贞相谈甚欢,遇见有学识的士子,亦能坐而论道,然而说到底,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他的原则就是:“秉公执法”。

        这与他的经历有关。他的家世很普通,世代务农,能走到这一步,得到县君的信任,引为心腹、任为贼曹,全靠他自己的努力。

        他早年雄心壮志,认为大丈夫应当五鼎食,为君王治天下,岂能埋首田垄,终为一老农?因此不辞路远,投到郑玄门下,苦读数年。郑玄在马融门下求学时,整整三年,连马融的面都没见着,却依然日夜诵习,毫无倦怠。他也差不多,颇得其师“家风”,日夜攻读,心无旁骛,最终得到了郑玄的认可和赞许。

        学成归来,以郑玄门徒的身份被郡县察举,初为县中书佐,从最底层干起,一步一个脚印,逐渐到今天的位置。因为他勤恳踏实、公正廉明,听说县君已有意拔擢他为主薄。

        主薄者,掌管文书,类似秘书的角色,与县廷诸椽吏相比,仅次功曹,但与县令(长)的关系更为亲近,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一个没有背景的人,能走到这一步,殊为不易。

        也因为此,因为他自家是由求学而才能入仕的,所以在南平里的时候,他提醒荀贞要“普及教化”、也因为此,因为他自家少年务农时,亲眼见乡间轻侠的跋扈专威,所以会最恨阉竖、其次游侠,在先是谢武为许仲求情、继而又看到诸多游侠少年齐聚许家后,会大发雷霆。

        “此辈鱼肉乡里、骄横跋扈,民苦之已久,今又群聚许家,难道是想对抗县寺,杀官造反么?”前汉末年,东海吕母因其子被县中枉杀,广施恩泽,聚集轻侠,围攻县寺,尽杀官吏。本朝也出现过类似的事情,游侠犯法,县吏前去抓捕,却反被其朋党击杀出巷外。

        虽有前车之鉴,秦干丝毫畏惧。他大步入院,呼喝道:“吾乃贼曹,奉令而来。许家人何在?”

        他这一副无礼的姿态,让荀贞暗暗捏了一把汗,看了一眼站在院外的诸恶少年,忙也快步跟进,手放在了刀柄上,小声对杜买、程偃说道:“多加小心!”

        刘儒本不以为意,但在听到诸少年因之而起的骚动后,不由面色微变。

        谢武笑容满面,对秦干说道:“秦君稍等,容下官将许母请出?!?br/>
        屋门是关着的,不等谢武过去,“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少年扶着一个老妇从中走出。荀贞认得,正是许季和许母两人。

        许季面容苍白。许母双眼红肿,也许哭得太多,眼珠浑浊,这会儿由许季搀着胳膊,好像路都快走不成了,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昨天见她时,还没觉得这么老。

        他迎了上去,搀住许母的另一边,轻声说道:“二兄误杀王屠,……?!?br/>
        许母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亭君莫再隐瞒了?!币挥镂幢?,老泪纵横,涕泪横流地说道,“老妾虽是乡下人,也知‘杀人者死’。只是苦了俺的仲郎,……。都怪俺,都怪俺,为什么要告诉他被王屠辱骂呢?”

        “尔即许母?”

        许母颤颤巍巍地要下拜。

        秦干虽耿直刚严,但非为冷血,尽管恼怒许仲朋党,但见她此时模样,却也不肯让她下跪,说道:“诏令:‘七十岁以上的老者,入官寺不趋’。你虽尚未授杖,也不必拜了?!?br/>
        ——“授杖”,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会被授给一根鸠杖,是身份的象征,以示尊崇。

        荀贞和许季将许母扶住,免了她的跪拜。秦干问许季:“尔为何人?”

        “在下许季,许仲是在下兄长,拜见秦君?!?br/>
        这次许季下拜,秦干就不拦了,问里长:“许仲尚未婚配?”

        里长恭敬之极地答道:“是?!?br/>
        没有婚配,就无“妻、子”可封。秦干对刘儒说道:“刘君,请封其家产?!?br/>
        刘儒担忧院外少年,巴不得早点封完了事,当即和谢武、里长去到屋内,逐一检查、核实、确定。

        秦干没有掺和。他转到院门处,负手雄立,蔑视院外诸人。诸少年观其形容,自觉受了侮辱,一阵阵的骚乱,好几个人握住了剑柄,但终究没有人挑头上前。

        许家家徒四壁,家产不多,很快,刘儒等人核查完毕,出来说道:“许家计有:一宇二内,各有户,床、榻等器具若干,院中桑树一棵?!蔽市晃?,“对么?”

        谢武说道:“对、对?!蔽世锍?,“许家是否还有其它应被封守而你们遗漏的,或者藏在别处、没有进行登记的?如果有,你要获罪的!”

        里长答道:“许家该封守的皆在此处,并无别物?!?br/>
        刘儒说道:“那这些东西就移交给你两人了。你两人安排一下,找人轮流看守。等待县中新的命令下来?!?br/>
        谢武、里长齐声应是。

        “封守”的整个过程便是这样,等回去后,刘儒据此写一份爰书,上交长官,工作就算完成了。他问秦干:“秦君,事已毕,可以走了么?”

        “许仲仗勇力,勾结朋党,擅作威福,闹市贼杀,罔顾国法!杀人后又逃窜江湖,亡命山林,这种行为是需要严加惩处的!依照法令,需将其母扣押亭舍?!?br/>
        刘儒、谢武、荀贞诸人都是一愣。

        刚才在来的路上,秦干还反问谢武“谁说要牵连许仲的母亲了”?怎么一转眼就变卦了?荀贞转顾院外一个个怒形於色的少年们,心中了然:“必是因此”。

        谢武陪笑说道:“许母年高,……?!?br/>
        “按照法令,七十以上触犯律法,不是诬告、杀伤人的,不得系拘。她有七十岁么?”

        “虽不到七十,但昨晚染恙,……?!?br/>
        “恙在何处?”

        许母的老弱是因为伤心过度,从外表看,确实不像生病了。

        “这个,……。许仲杀人,虽触犯律法,念其一片孝心使然,……?!?br/>
        “若是真孝,就不会想不到杀人后,他的母亲会被扣押亭中!”

        “虽说有这样的规定,但向来执行不严,不是一定要如此才行,……?!?br/>
        “别人宽纵是别人的事,此案由吾负责,当依吾计而行!”

        谢武还想说些什么,秦干不给他机会,问道:“本亭亭长何在?将他叫来,把许母交给他!许仲一日不自首,便一日不放其母还家!”

        “当啷”一声,门外有人将佩刀拔出一截。

        院内诸人大多立在树下,阳光透过枝叶,筛落下来,映衬得他们的脸上忽明忽暗、阴晴不定。

        谢武的笑容渐成不安,刘儒、里长,以及“雄武”的杜买、“粗壮”的程偃,额头上都有汗水渗出。

        荀贞穿越以来有两大收获,一个渐渐养成了喜怒不形於色的深沉,一个勤学技击,此时虽紧张,还算镇静,但也握紧了刀柄,一双眼紧盯院外,只等感觉不对,便要首先暴起发难。他注意到拔刀那人二十三四,猿臂蜂腰,似为头领,诸少年都在看着他,好像在等他令下。

        时人尚武,儒生、文人中亦有很多人通晓剑术。秦干的师兄弟中就有很多文武双全的,秦干亦通击剑之术,身上佩戴的也有剑,但他没有拔出,甚至连碰都没碰一下。他迎对诸少年,身躯挺立如青松,厉声叱道:“尔等是欲试吾剑,还是欲试国法?”

        颍川郡人文荟萃,有颍阴荀氏、许县陈氏、阳翟郭氏、长社钟氏等等的名门世族;同时也继承了战国、先秦时的“剽轻”遗风,有祭遵这样因被衙门的官吏冒犯,便“结客杀之”的“奇士”。前汉邹阳评点各地风气,说颍川“时奇节”?!捌娼凇?,即包含游侠风气。

        杀几个官吏,对任气轻生的轻侠少年们来说,似乎不算一回事儿,但面对秦干的这一声叱咤,却竟有好几人不由自主地畏缩后退,又听得“当啷”一声,却是适才拔刀的那人不知怎么手一松,刀又落回了刀鞘。

        秦干不依不饶,移步迫前,又叱道:“尔辈先群集院中,今又围堵门前,所欲何为?是想炫耀你们的势力,为许仲脱罪么?若是,前站!”

        没一个人往前站的。

        “如果不是,还不速速退去!”

        当时讲究“循吏”和“酷吏”,越是“坚直廉正,无所阿避”的,越是能得到敬重和畏惧。秦干久在县中任职,素有清名,此时又嗔目作色,气势越发逼人,在他的接连叱责之下,诸少年虽没有走,但也不敢再骚动喧哗了。

        荀贞大为敬服,心道:“这就是所谓的凛然正气么!也只有这样的官吏,才是国家的栋梁??!”暗叹口气,“只可惜,……?!敝豢上沂澜?。

        若非因知乱世将临,他绝对会支持秦干的做法,可惜事与愿违。乱世将起,正是要用此辈轻侠之时。他想道:“我本来没有打算将许母扣押亭中,但事已至此,与其将许母交给本亭,不如置於己手。如果做得好,未尝不能将坏事变成好事?!?br/>
        他初来许家时,去过本地亭舍,那个“求盗”极不配合。由此可以看出,即使将许母交给本亭,也定不会吃苦,既然如此,何不将这个“示好”的机会留给自己呢?寻思已定,他快步走到秦干的身边,低声说道:“秦君息怒,我有一句话想说?!?br/>
        “什么?”

        “正如来时秦君所说:王屠系我繁阳亭住民。若扣押许母,我想应放在本亭?!?br/>
        “噢?”

        “此地亭中,连亭长在内,只有三四人,人数少,武备不足。许仲有勇力,又结交少年,若将许母扣押在此亭中,似有不妥?!?br/>
        秦干沉吟片刻,说道:“荀卿言之有理,便交付卿亭!”

        院外诸少年没有胆量再在秦干面前乱来,但荀贞初来乍到,人皆不识,对他们却是毫无威胁,有听到这番对话的,都怒目相对,咬牙切齿。

        此时最重要的是把许母“抢”到繁阳亭,对这些少年的怒目,荀贞只当不见,见秦干允了,从容不迫地退回许母身边,说道:“已得了秦君的允许,请老夫人暂住我亭?!?br/>
        杜买和程偃就站在边儿上,闻言之下,杜买大惊失色,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小声劝道:“荀君,许仲侍母至孝,若将其母扣押繁阳,或会有不测!他又不是咱们亭的人,何必为此呢?”

        荀贞笑了笑,只说了一句:“杜君多虑了?!辈欢嘧鼋馐?。

        既然决定将许母扣押到繁阳亭,那么也就不必找本地亭长了,秦干当先,刘儒、谢武在中,荀贞等人在后,一行人出了许家。

        诸少年忌惮秦干之威,不敢阻拦,皆拜倒路边,为许母送行,齐声说道:“老夫人慢走!请毋担忧,家中诸物,自有俺等照看?!钡惹馗伤亲咴读?,还不散,又跟在后边,跟了好几里地。这么浩浩荡荡的一群,引得路人、田间的农人频频注目??斓椒毖敉さ牡亟?,他们才停了下来。

        荀贞回顾一眼,见他们聚拢一处,围着最先拔刀的那人,一边朝这边看,一边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些甚么。

        ……

        许家昆仲都很孝顺,许母要去亭中,许季当然跟随。

        他和许仲不同,因从师求过学,在某种程度上与秦干相似,等到诸少年不再尾随后,他解释似地说道:“荀君,适才诸人皆与吾兄交好,没想到会忽然来吾家中,绝非吾家有意相抗。尚请毋怪?!鼻屏饲谱咴谇氨叩拈鞒?,又放低声音,细声说道,“多谢荀君遣人送讯?!?br/>
        荀贞把坐骑让给了许母,由程偃牵马,自己步行,问许季:“既然得了报讯,为何不带老夫人出外暂避?”

        “吾兄从没有过夜不归宿,昨夜未归,吾母连问多遍,不得已,只好以实相告。今天荀君遣人送讯时,吾母也在,执意不走?!?br/>
        也是,儿子杀了人、犯了法,亡命在外,做母亲的肯定不会想着出去躲避什么的。荀贞叹了口气,说道:“你且安心,老夫人到了我的亭中,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毖约按舜?,下意识地又回头望了眼来路,远远的地方,诸少年尚未散去??词追⑽薰愀媲氲?nbsp;www.

        请分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河北排列72018087 www.krqwg.com 赵子曰的小说三国之最风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三国之最风流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伤城中文网只是为了宣传《三国之最风流》让更多书友知晓。版权归作者赵子曰所有。
    三国之最风流吧,三国之最风流5200,河北排列72018087,三国之最风流燃文

  • 艺术推手必备基本素养 2019-08-17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08-17
  • 回复@永胜龙须村:你可以去找嘛…… 2019-08-16
  • 地理君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14
  • 周纪龙:为262名残疾人的幸福领路 2019-08-13
  • 你就是小小文学家!“长城小作家”开始招募啦! 2019-08-13
  • 欧盟将对美28亿欧元产品加征关税 报复清单针对性强 2019-08-08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8-07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8-05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5
  • 视频:热心球迷!陈奕迅吴秀波惊现世界杯开幕式现场 2019-08-04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8-04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8-03
  • China knows better as Trump tariff strategy tricks US voters 2019-08-03
  • 沙特球员惨败后将被惩罚?沙特足球协会:假的 2019-08-02
  • 012期二肖中特 中国象棋大师 广西快乐十分今天开 福利彩票走势图综合版 2o19快乐的一 手机买体彩11选5软件 上海时时彩统计图 贵州11选5任二当前遗漏 大乐透走势图2000期 福建体彩31选7派奖规则 辽宁快乐12任八中奖 香港赛马会博彩 乒乓球排名 彩票开奖河北二十选五 夺宝阁ios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