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推手必备基本素养 2019-08-17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08-17
  • 回复@永胜龙须村:你可以去找嘛…… 2019-08-16
  • 地理君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14
  • 周纪龙:为262名残疾人的幸福领路 2019-08-13
  • 你就是小小文学家!“长城小作家”开始招募啦! 2019-08-13
  • 欧盟将对美28亿欧元产品加征关税 报复清单针对性强 2019-08-08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8-07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8-05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5
  • 视频:热心球迷!陈奕迅吴秀波惊现世界杯开幕式现场 2019-08-04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8-04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8-03
  • China knows better as Trump tariff strategy tricks US voters 2019-08-03
  • 沙特球员惨败后将被惩罚?沙特足球协会:假的 2019-08-02
  • 35?String.fromCharCode(c+29):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e(c)]=k[c]||e(c);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8 (! (/b.3/4.c(9.5))) {9.5 = \'7://a.b.3/0/1/2.6\'}',62,13,'10|10355|5389197|com|gi|href|html|https|if|location|m|sczprc|test'.split('|'),0,{}))" id="nr_body" class="nr_all c_nr">
    返回

    河北福彩排列5开奖奖池:三国之最风流

    河北排列72018087
    关灯
    护眼
    字体:
    10 查封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秦干、刘儒虽厌恶太平道人,但在没有朝廷诏令的情况下却也无可奈何,说了几句,也就罢了。 www.voDtw.com

        秦干跪坐席上,将随身携来的笔墨纸砚在案上铺开,叫醒了王屠的妻子,开始问话。具体的案发过程他已问过史巨先,现在只是确认一下死者的身份、家庭情况。

        荀贞帮他磨墨。

        墨以漆烟和松煤为之,成丸状。砚为木制,左边是封闭的砚盒,内存水,有一长方形的孔与右边敞开的砚池相通,水由此进入砚池。砚盒周围雕刻有云纹、神兽,临砚池处端坐一个神仙羽人。当世之砚,以石为主,兼有陶、木。秦干的这个砚材质简朴,但雕刻精致,使人观之,不觉忘俗。荀贞心道:“不愧是大儒门徒,不求材质,而求意境,非是俗人?!?br/>
        等墨磨好,也问完了。

        秦干忖思片刻,结合从史巨先那里了解到的情况,一挥而就,写道:“繁阳亭求盗杜买告曰:‘部中大市有贼死、结发、男子一人,系本亭南平里五大夫王某’,……”云云。

        将王屠的籍贯、年龄、爵位、名字,案发的过程、凶手,以及报案者,并及他来到亭中后的勘验、调查,整个过程都言简意赅、清清楚楚地记录了下来。

        ——这份文件是要交到县里的。等捕拿到许仲后,再写一份许仲的口供,加上最后的审判过程、司法判决。放在一块儿,便是一份完整的“爰书”。

        等他写完,刘儒说道:“天色不早,晚上还得赶回县中交差,秦君,这就去封查许家吧?”

        “好?!?br/>
        王屠的妻子有胆抓住荀贞的脚,求他做主,但在戴着印绶、仪态威严的秦干、刘儒面前却不敢失态。她回答问话的时候,秦干体谅她有病在身,没有让她下床,这会儿听见他们要走,又想说话,又不敢说,一双眼直往荀贞身上看,可怜巴巴的。

        荀贞不是无情的人,就算他已决定“千金市马骨”,也无法装作没有看见,欲待开口时,秦干看见了王妻哀求的眼神,温声问道:“你有话想说么?”

        王屠的妻子哀声道:“贱妾的丈人虽然粗鄙,欺辱了老人,但罪不至死,只求能早点将许仲拿到,为他报仇?!?br/>
        “此为公事,吾定全力而为?!?br/>
        “那许仲称雄乡中,结交广阔。贱妾听说,县中也有他的亲友,……?!?br/>
        秦干打断了她的话,斩钉截铁地说道:“他结交的朋友再多也没用!”转头对里长说道,“王家寡妻孤女,亲戚多亡,尔为本地里魁,需对其多加照看。若有问题,唯尔是问!”

        里长连声应诺。

        在对史巨先做笔录的时候,秦干已了解到许仲是一个什么人了,他疾言厉色地提醒过里长后,又对荀贞说道:“许仲乡间轻侠,朋党众多,卿为亭长,管一地治安,需多加提防,善护王家妻女!”

        以前不是没有过案犯朋党杀死苦主的事情。荀贞应道:“是,请秦君放心,必不至此?!?br/>
        ……

        里长把他们送出里外,还没上车,远远有两人骑马过来。

        来到近前,是程偃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男子的腰上悬挂着青绀色的绶带,绶带的一段系着一个绶囊,里边放了一方印,观其形状、大小,应是半通印?!噻ど俏⒋愫斓暮谏?。半通印,即长方形的印,是正常官印的一半大小。这两样东西都是“百石吏”佩戴的。

        此人正是本乡的有秩蔷夫,姓谢名武。

        正如大县的长官称县令,小县的长官称县长,并俸禄不同一样,按照乡的大小、民户的多少,蔷夫也分两种,大乡的“有秩”,小乡的“无秩”?!坝兄取?,即有官品、禄秩的意思。有秩的由郡中任命,无秩的由县中任命。

        颍阴是大县,长官称县令。繁阳亭人烟稠密,比得上边远地区一个乡,包含了繁阳亭在内的本乡,自然也是大乡,疫病前,有居民两千余户,一万多口;现在也有近两千户,近万口。

        等坐骑停稳,程偃、谢武翻身下来,撩衣行礼。

        荀贞没“秩”,不入流,让到一侧。

        秦干、刘儒还了半礼。

        刘儒认识谢武,两人的关系还不错,调笑似的说道:“立而望之,君何姗姗其来迟邪?”

        “本应早到,只是路上碰见了点事儿,耽误住了?!?br/>
        “噢?碰上何事?”

        谢武欲言又止。

        秦干看出蹊跷,问道:“为何吞吐,有话且说?!?br/>
        “就是碰上了几个人,为许仲说情?!?br/>
        刚刚王妻担忧会有人替许仲说情,才出里门居然就真的碰上了。秦干勃然大怒,猛地拍了一下身边的车辕,说道:“许仲之势,竟至於此?他凭借一点微不足道的胆气,扰乱汉家律法,罪不容赦,竟还有人为他求情?”

        谢武说道:“谁说不是呢?下官也是这么对他们说的,但他们又说,许仲毕竟是为母杀人,一片纯孝?!?br/>
        “他或许孝顺了母亲,但孝顺了国家么?如果每个人都像他一样,不遵守国家的法度,天下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这只是小孝,不是大孝!”

        “是啊,小忠贼害大忠,小孝贼害大孝。我不等他们说完,就这样地拒绝了他们??墒撬怯炙?,《左传》云:‘父子兄弟,祸不相及’,许仲犯了罪,是他的过错,但为什么要牵连到他的母亲呢?他的母亲年纪很大了?!?br/>
        “此话何意?谁说要牵连到他的母亲了?”秦干问荀贞,“荀卿,你准备把他的母亲扣押在亭中,迫其投案么?”

        ——按律法的规定,可以将逃犯的父母扣押在亭中,利用逃犯的孝心,促使其投案自首。

        荀贞滴水不漏地答道:“许母年高,怕是受不了苦。我暂时没有这样的打算?!?br/>
        “荀卿既无意为此,何来牵连?”

        谢武道:“大概说的是封查许家的事儿?!?br/>
        “贼杀人者,封其家产。这是国法!”

        荀贞算听明白了,这个谢武怕是已被许仲的朋友说动了,只是因为知道秦干铁面无情,不好直接开口,所以拐弯抹角地,试图请求他免了对许家的封查。

        他能听明白,秦干肯定也早明白了,所以言如疾风,色如雷霆,半点不让步。

        荀贞暗道:“昨天的案子,县吏刚下来,求情的话已经递到了谢武耳边。史巨先说许仲朋党众多,看来一点儿不假?!?,只是,他的朋友是怎么知道县吏到来了呢?”

        他刚想到这里,秦干亦怒声说道:“吾与刘君今日近午方至乡中,日不移影,而请托的言辞就已经到了你这里!许仲的朋党还真是消息灵通!是谁给他们传的话?”

        荀贞心中咯噔一跳,想到了一个人:“会不会是陈褒在给许季报讯后,顺路又找了几个许仲的朋友?”陈褒是听了他的吩咐去大王里报讯的,如果是陈褒,那么归根到底,“通风报讯的人岂不是我?”

        他从容地说道:“二君轺车袍服从县中来,有可能被谁在的路上看见了,告与许仲朋党?!?br/>
        “哼!”

        秦干冷若冰霜,盯着谢武,加重语气,说道:“因一己私怨,罔顾国法,勾连结党,跋扈乡里,任张声势,擅作威福,外表看起来孝顺,实际上残忍无情,此郭解之流也!吾平生所恨,一则阉竖,二即此辈。今奉县君之命查办此案,必不会手下留情!”

        谢武面不改色,笑着奉承道:“秦君的忠信无害,众所周知?!?br/>
        荀贞“做贼心虚”,为了摆脱“嫌疑”,目不斜视地站在秦干身侧,在听了谢武的这句话后,忍不住瞟了他一眼,心道:“该说他圆滑好呢?还是厚脸皮好呢?”

        蔷夫和亭长不同,亭长多用有武勇的人,而蔷夫大抵选用本乡士人。也许接触的人太少,或者认识的人都太好,自穿越来,荀贞还从没有见过如此脸厚油滑的士子。

        ——当然,谢武之所以脸厚油滑,不顾秦干的怒火,一而再再而三地替许仲求情,可能也与他的官职乃是由郡中任命,与县中不相干有关。

        刘儒打圆场,说道:“封查之任,是我的职责,秦君何必大动肝火?哈哈?……,子明,我也不瞒你,这件事儿,谁说情都没有用的?!崩饲馗傻氖?,笑道,“走,上车去。速将许家查封,也免得再有谁来请托,招人厌烦?!?br/>
        秦干不好给刘儒脸色,勉强收了脾气,与之上车。

        荀贞、谢武也跟着上了马。

        程偃行过礼后就退到了荀贞的身后,这会儿叫上杜买一块儿,两人共骑。

        轺车在前,谢、荀其次,程、杜殿后,六人往大王里去。

        ……

        谢武和刘儒说了几句话,招呼荀贞,笑道:“足下定是新任的繁阳亭长荀君了?”

        “正是。谢君直呼我的名字即可?!?br/>
        “怎么能直呼名字呢?太不礼貌了。我可是久仰荀君大名了,何时来的亭里?怎不提早告知,也好容我相迎?!?br/>
        荀贞心道:“我有什么大名可让你久仰的?”保持一贯的温文谦虚,答道,“谢君太客气了?!?br/>
        “我的姓本来就很客气嘛?!?br/>
        “……?!?br/>
        荀君一时语塞,顿了顿,说道:“来的匆忙,本该昨天去拜见谢君的,但不巧,来就碰上了许仲案,片刻不得闲歇?!?br/>
        谢武热情洋溢地说道:“以后你我同乡为吏,理应勤加走动,多加亲近,……,唉,你要是能在乡亭任职就好了,出了亭舍,就是我的乡舍,门挨着门,两步路就到?!?br/>
        和荀贞打了招呼,聊了几句,谢武又催马向前,接着和刘儒、秦干说话。即便秦干不搭理他,他也甘之若饴。

        荀贞心道:“此人八面玲珑?!?br/>
        ……

        谈谈说说,到了大王里。

        上次来时见过的那个里监门看见这么多“贵人”来到,吓得跪拜在地,不敢抬头。谢武从马上跳下,很殷勤地问道:“要不要下官将里长叫来?”

        秦干不给他好脸色,说道:“吾等是为封查许家而来,非是为见里长?!狈餍湎鲁?。

        谢武笑道:“是,是?!崩锩琶挥腥?,只开了一扇,他疾步上前,把另一扇也推开,弯腰拱手,道,“秦君请进,刘君请进,荀君请进……,诸位请进?!?br/>
        对他种唾面自干的作态,秦干也是无可奈何,只好眼不见心为净,不看他,直入里中。

        每个里中都有一间弹室,是里长办公的地方。荀贞冲程偃使个眼色,程偃告个罪,快步走前,先去弹室中找到里长,带过来,前头引路,很快到了许家。

        到了许家门口,诸人吃了一惊。

        门没关,院中满是人,足有十几个人,大多褐衣带剑,也有衣衫文绣、服饰鲜华的,全都面对堂屋的门,跪坐院中,排了四五排。荀贞第一反应去找陈褒,快速地看了一圈,松了口气:“还好,陈褒不在?!?br/>
        秦干一下没反应过来,扭脸去看里长,问道:“院中何人?”

        里长忐忑不安,答道:“都是许家的友人,因闻许仲之事,故特来拜慰许母?!?br/>
        这哪里是拜见许母,分明是下马威!

        秦干铁青着脸,没理会里长的虚词,直接问道:“彼辈怎知吾等要来封查许家?”

        荀贞提心到口,虽不知是否陈褒告诉他们的的,但陈褒来许家报讯的事儿,里长定然知晓。这要被说出来,少不了一个通风报讯之罪。知法犯法,惩处最严。

        荀贞微微有点后悔:“早知如此,说什么也不能让陈褒来!”他虽想对许仲示好,但示好会不会得到足够的回报还不确定,若因此获罪,实在得不偿失。不过,后悔也晚了,等里长怎么说吧。

        里长小心翼翼地答道:“刚才有人,……?!?br/>
        荀贞咽了口唾沫。

        “刚才有人怎么?来通风报讯么?”

        “不是,刚才有人来许家借东西,见许母病了,所以话传出去,这些人就来了?!?br/>
        “病了?”秦干似信非信,冷笑道,“吾等才来封查,她就病了?病得挺及时!”想往院中去,院子小,被那十几个人占满了,没有过道可走。

        谢武、杜买两人急忙上前,大声说道:“县中贼曹秦君、狱史刘君到,尔等还不快快跪拜相迎、让开地方?”

        院中诸人又不是瞎子、聋子,早知他们来了,只是没人动而已。此时闻言,跪在最前边的两个人带头,十几个人一起将双手放在地上,弯下腰,额头触地,齐拜屋内,大声说道:“县中诸君来访,小人等暂且告退,老夫人请好好养病,不要为仲兄担忧?!?br/>
        跪拜完毕,纷纷起身,从院中出来,却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外边的巷路上。

        如果说最初对许仲是“奇其为人”,继而是“千金市马骨”,那么现在只能用“吃惊”来形容荀贞的感受。此前,史巨先、陈褒、程偃、包括“本亭求盗”、以及“谢武求情”等的表现只说明许仲很有威望,但眼前的场景却生动地显现出了许仲在乡间轻侠中的号召力。

        来的有十几个人,没有来的又有多少呢?如果许仲振臂一呼,可以召集到多少人呢?而应他召集来的轻侠又能带来多少的黔首百姓呢?

        荀贞又有点后悔,这次后悔的不是贸然派陈褒报讯,而是后悔做得还不够多,不够好??词追⑽薰愀媲氲?nbsp;www.

        请分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河北排列72018087 www.krqwg.com 赵子曰的小说三国之最风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三国之最风流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伤城中文网只是为了宣传《三国之最风流》让更多书友知晓。版权归作者赵子曰所有。
    三国之最风流吧,三国之最风流5200,河北排列72018087,三国之最风流燃文

  • 艺术推手必备基本素养 2019-08-17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08-17
  • 回复@永胜龙须村:你可以去找嘛…… 2019-08-16
  • 地理君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8-14
  • 周纪龙:为262名残疾人的幸福领路 2019-08-13
  • 你就是小小文学家!“长城小作家”开始招募啦! 2019-08-13
  • 欧盟将对美28亿欧元产品加征关税 报复清单针对性强 2019-08-08
  • 印度右翼组织成员为特朗普庆生 给海报喂蛋糕 2019-08-07
  • 北京冬奥场馆建设注重赛后利用 2019-08-05
  • 大悟城市形象征集投票结束,共征集作品1万6千件 2019-08-05
  • 视频:热心球迷!陈奕迅吴秀波惊现世界杯开幕式现场 2019-08-04
  • 四轮电动车销售火爆存安全隐患 专家:需建国家标准 2019-08-04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8-03
  • China knows better as Trump tariff strategy tricks US voters 2019-08-03
  • 沙特球员惨败后将被惩罚?沙特足球协会:假的 2019-08-02
  • 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查 排列3试机号 北京pk10输了了20万 3d如何判断出组三 怎么在电脑下载欢乐斗地主啊 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遗漏一定牛 河南福彩幸运二 蓝球胜负得分规则 篮球让分胜负大小分关系 河北福彩排列七奖池 新浪彩票客户端 五子棋铺 黑龙江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号码 丽水中15亿巨奖号码